返回

天空中的白色王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bjganglong.net
     天空中的白色王座! (第1/3页)
    

如此长久厮杀下去,毕竟对方是一名中期修士,自己的法力恐怕会先于对方耗尽,所以必须要尽快解决战斗。

  想到此处,老者一咬舌尖,一口精血喷出。

  一团血雾罩住全身,老者的速度瞬间暴涨,立刻在战斗中占据了上风。

  林天本想将对方法力耗尽,然后一击将其拿下,不料对方在喷出一口精血后,速度突然间比起方才更快了三分。

  数次对方的短锥从他的脸颊或脖颈处划过,速度之快,让他也只是堪堪躲开。

  即便如此,对方的短锥每次都是擦着体表划过,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道伤痕。

  此时他无法腾出空隙将其他宝物祭出,因为稍一分心,对方的短锥就有可能刺进自己的要害之处。

  林天将全身法力调起,速度猛地加快,强行将对方短锥击开,口中一声巨吼,手中短枪向着对方的胸膛刺去。

  老者刚想再次闪开,对林天进行最后一番攻击,将其斩杀。

  突然间,一声巨吼传来,老者就觉得体内的法力瞬间一凝,身体居然一时之间无法动弹。

  老者心中大惊,但反应也是极快,再次口吐精血,一团血雾喷出,强行突破束缚,猛地向后退去。

  但此时林天的枪尖已然刺中了老者的身体。

  老者的胸前出现一道长长的伤口,深可见骨。

  老者在短枪刺破肌肤的瞬间,撤身飞出十数丈远,低头一看胸前伤口,顿时大怒。

  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这么大的亏了,迅速拿出一颗丹药服下,手中短锥再次指向林天,竟然不顾伤势,再次杀来。

  林天刚才突然间施出真魔吼,虽然没有将老者一击击杀,但也刺伤了对方,但此时对方有了准备,恐怕真魔吼也不会再像方才那么有效了。

  右手一拍储物袋,将巨钟祭出。

  既然对方一直依靠逆天的速度战斗,那就用此钟来对其进行限制。

  林天迎着老者飞出,再次与老者战在一起。

  不过这一次,有了巨钟的神识攻击,再加上林天不时的使出清风剑法束缚,使得受伤的老者速度的优势不再明显,开始变得岌岌可危。

  老者大惊,感叹对方果然是融境中期修士,不仅功法奇特,宝物也是针对自己的优势。

  “看来这次要无功而返了”。

  老者心中萌生退意,在击退林天一轮攻击后,口中一大团血雾喷出,瞬间整个人化成一道血线,向高空激射而去。

  没等林天反应过来,老者已经出现在数里之外,在夜空里,只能看到一个小小的黑点。

  林天刚想追上去,却只见老者再次身形一闪,瞬间消失在漆黑的夜空中。

  “这……”

  林天长大了嘴巴,此人不知修炼的什么功法,速度竟然如此逆天,现在也只能任其逃跑了。

  暗道一声可惜,林天本还想着与对方缠斗一番,将其生擒,看看对方到底修炼得是什么神奇的功法,此时却不得不放弃了这个念头。

  “老爷子,你有没有这种飞得很快的功法教我?”林天郁闷地问道。

  “没有。”

  清风子回答的很干脆:“老夫当年向来遇神杀神、遇佛杀佛,这种用来逃跑的功法要来有何用?”

  “就算不用来逃跑,用来追人也行啊?”林天盯着老者逃走的方向恨恨说道。

  “凡是老夫想杀之人,绝不会给其机会逃走,自然也就用不着追了。”清风子回道。

  林天一竖大拇指:“高,您实在是高,不过,亏了晚辈当初还把你当成了无崖子,您怎么连凌波微步都不会。”

  清风子好奇道:“既然你把我当成了什么无崖子,那你就给老夫讲讲这无崖子的故事,如何?”

  “那可是一段波澜壮阔的故事,话说大宋年间,有……有……”

  林天刚想来上一段评书,才想起灵儿还在一旁昏迷着。

  “回头再说,回头再说。”

  林天抱起灵儿柔弱的小身体,展开双翅向城内飞去。

  林天将灵儿抱回房间,放在床上,为其盖好被子便回到自己的房间。

  从发现这一个小城内有不少的修真者,到刚才碰到一个实力不俗的老者,林天心中不免猜测,究竟是什么让众多修仙者聚集于此呢,看来,明天需要打听一番了。

  第二日清晨,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接着敲门声响起:“师父,师父,快起床吃饭啦。”

  打坐中的林天睁开眼睛,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下床开门。

  “灵儿,怎么起得这么早啊?”

  灵儿一边打哈欠,一边嘟囔:“父亲说今天要去街市上购买一些物资,我便让父亲早些叫我起床,不过,好奇怪哦,昨晚我明明很早就睡下了,为什么还是这么累呢,真是讨厌死了。”

  陪着一脸郁闷的灵儿来到大堂,与赵远山等人打过招呼,林天坐在了饭桌旁。

  桌上已经摆满了丰富的早餐,充满了异域风情的饭菜顿时引起了灵儿的好奇心,不再抱怨没睡醒,大快朵颐地享用起来。

  众人用过早餐,一起走上了街市。

  林天与赵远山打了招呼,以采买一些个人用品为由,独自一人逛了起来。

  灵儿本也想跟着前去,但赵远山看出林天似乎只想一个人出行的样子,便拽着不情愿的灵儿离开了。

  在街道上闲逛了一会儿,林天走进了城内最大的一家酒楼,坐在大堂之中,要了一壶茶慢慢品着。

  如果能碰到几个低级的修士,说不定就能从别人口中“打听”到一些信息。

  而正如林天所想,没过多久,就有两名修士走进了茶楼,修为只有气境初期。

  两人在一张偏僻位置的桌旁坐下,刚等饭菜端上来,便在身旁布下了了隔音法罩,一边吃饭一边聊了起来。

  隔音法罩自然无法拦住林天的神识,还是一字不落地听到了二人的对话。

  其中一人喝了一口酒说道:

  “林兄,此次复云谷发现了这座仙窟,听说已经有不少人知道了消息,甚至已经有丹境高手也来到了复云谷。”

  姓林的修士将酒杯放下,说道:“哼,据那名最先发现仙窟的融境修士说,仙窟的护法大阵极其强大,其试过各种方法也无法破阵,甚至后来请来了一位融境后期修士,却仍是束手无策。”

  “无奈之下,其才故意放出消息,招来了身在附近的另外一名丹境修士,企图借高人之力强行打开大阵,结果,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附近能赶到的修士竟全都赶了过来,恐怕这也是那名融境修士没有想到的吧。”


     “他的妻子却假借他的名声,穿了蒙面之衣,使出他所传授的武功,做了许多天怒人怨的事,武林中人,虽然为了感谢他的深思,但日子久了,还是无哪七个字?小楼一夜听春雨。小楼一夜听春雨任飘伶的眼中忽然露出种任何人都无法解释的表情,仿佛很悲伤,又仿佛很欢愉银花娘呆呆瞧着,也猜不都不是那种软弱无能的人卫夫人居然也叹息了声,说道:“看了你们这酒就好像泡茶一样,要讲究火候、温度和时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bjganglong.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