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更多熊孩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bjganglong.net
     更多熊孩子 (第1/3页)
    

  几人商量了一通,结果还是没有商量通。

  一来,这些人觉得给回扣啥的不太好,二来他们本来利润就薄,如果给百分之十左右的回扣的话,干起来也和平常的单子没什么区别。

  而且,经过了上次的事情,一行人对这个公司多少还是有些阴影的,所以众人兴趣都不是很大。

  楚怀沙到最后也觉得没什么意思,毕竟现在他也不知道楚九月是个什么情况,万一这娘们抓住自己把柄再搞自己一次,那自己可就白瞎了。

  楚怀沙正按着手机,只见一辆依维柯蹭的一下子窜到了自己前面停了下来,一看车牌正是老齐的。

  老齐下车后龙行虎步的走到车窗前道:“有个活干不干?”

  楚怀沙摇头。

  “不干了,我等得接人回家。”

  老齐看了看公司的方向又看了看楚怀沙然后冷声道。

  “跑荆州,来回都有货,总共给五千块钱,赚的钱对半分,跑不跑?”

  楚怀沙眼前一亮道。

  “干了!”

  老齐上车,二人随即一溜烟的跑了。

  走出一段距离之后,楚怀沙给诗召南发了条信息。

  “老齐那有个急活,我去帮帮忙,你让老宋帮忙送下你,回家后别出门了锁好门,我晚点回家。”

  诗召南回了一个噘嘴的表情后道:“知道了,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装货的地方很近,货也很简单,两托盘防水涂料,还有一些各种各样的配件,以及几包四米二长的管子,楚怀沙相信要不是那几根管子,估计老齐的依维柯也就把这些货搞定了。

  装好车上了高速,老齐便自告奋勇的坐在了驾驶位上。

  “哎呦我去,新车确实牛掰啊,等我再攒两年,我也弄一个。”

  “唉,牛掰归牛掰,生意要重新开始谈了,之前小面的那些客户,全都不能用了,估计一年半载的缓不过来。”

  “哈,那可以不一定,四米二随便干个单子就比你小面干一天挣得多得多,所以还是好好想想以后挣了钱怎么花吧。”

  楚怀沙笑而不语。

  过了一会,老齐主动说道:“对了,那个绿通高科的单子,你就没想法了吗?”

  楚怀沙摇头道:“没想法,我自己吃不下,江姐她们又太耿直,而且百分之十的回扣也确实让人难以接受,平台的单子还有个封顶十六块钱的手续费呢。”

  老齐咧着嘴道:“说的在理,不过其实我们也可以换一种思路,我们直接和他们谈我们能给的最低价,然后发票方面让他们自己想办法,我们不管,反正我们也给他们开不了发票,到时候就算查出来什么也和我们没啥关系。”

  楚怀沙躺在副驾驶上想了想道:“这样说也可以,只是我还是觉得心里有些不踏实,毕竟上次留下的心理阴影太大了,要不是老项和那些人认识,这二十一万的罚款我想我们是交定了。”

  老齐笑道:“他要是真让交二十一万,大不了我们的车都不要了,去二手车市场再买这么多辆车才多少钱?二十一万,去他三七二十一的吧。”

  “哈哈。”

  二人一路上有说有笑的,一直过了省界楚怀沙才给诗召南打了个电话。

  “回家了吗?”

  “嗯呢,自己做了点菜,你什么时候回来?”

  楚怀沙看了看表。

  “估计得十二点以后去了,你锁好门窗早点睡吧。”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道:“以后晚上不可以出去干活了。”

  楚怀沙一听这话也不知道说啥了。

  过了一会,诗召南无奈道:“好了好了,不管你了,你俩在路上注意安全。”

  “嗯嗯,知道了。”

  挂掉电话,老齐露出了一副猥琐的笑容道:“搞到手了?”

  楚怀沙腼腆的说道:“在处朋友了,以后还不知道呢。”

  老齐笑道:“之所以能留在湘北,我想这姑娘占很大一部分原因吧。”

  “嗯!没她的话,我想我可能已经回老家了。”

  “哈哈哈,果然是重色轻友的家伙。”

  “哪里哪里。”

  调侃了一下楚怀沙,老齐接着说道:“我见过那姑娘,长得漂亮,人也挺好的,知书达理,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姑娘,能看上你这个穷小子,也真是眼瞎了。”

  楚怀沙没有反驳只是静静地点了点头。

  二人聊的正嗨,这时老齐的电话响了起来,是个广州的陌生电话号码。

  老齐想也不想的直接挂掉了。

  “谁啊?”

  “骗子。”

  老齐话音刚落,那电话又打了过来,老齐这次没有挂掉,而是接通后直接一顿骂。

  “我X你大爷的,你有完没完?”

  电话那头,一个女生十分有耐心的说道:“齐先生您好,我是来最后提醒您一下,您手机尾号3562的支付宝账号上有二百多元的花呗账单没有还清,如果您再不结清,以后将对您的征信造成巨大影响。”

  “征尼玛币!我花你xx钱了,我是你Xx……”

  随后,老齐便开始了连珠炮般的谩骂与侮辱,上至十八辈祖宗,下至没出生的孩子,全都收到了老齐语言上的暴击乃至致死伤害。

  楚怀沙刚开始还觉得老齐的声音有点吵,但是当想到对方是个可恨的骗子之后,他又觉得老齐的声音竟然也如此悦耳。

  听到后来,楚怀沙竟咧着嘴大笑起来了。

  在高速上,老齐不愧是在社会上混过的,一个人硬是狂喷了半个小时的口水,而电话那头的小女生竟然也没挂,只是说老齐没教养之类的不痛不痒的话。

  一直到换高速的时候,楚怀沙才连忙出言提醒老齐。

  后者也反应了过来,他将手机递给楚怀沙。

  “给给给,你也骂两句爽爽。”

  有老齐“珠玉”在前,楚怀沙对着手机憋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新词来。

  最终他也只能将手机递了回去道:“不行不行,还是你自己来吧。”

  此时高速也换了,老齐又有了精神开着免提继续骂。

  楚怀沙一边听一边笑,不时还录上一两段视频发到了群聊里。

  然而,就在老齐骂的热火朝天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显示还有20%的电量。

  “有充电器没,给我插上。”

  楚怀沙看了看老齐手机的插头,是新款华为的圆插头,而自己的也是老式梯形插头。

  “不行,插头不对。”

  对此老齐只能对着电话说道:“傻X,你爸爸我手机没电了,一次再继续X你X。”

  这边安静下来,电话那头也不说话了,但是手机也没挂,楚怀沙通过扩音隐约可以听到对方的啜泣声。

  “我擦,骂哭了。”

  “活该,骗子死全家,灵车漂移,全家暴毙,生孩子没屁股,坟头让人蹦迪……”

  眼看老齐又要发神功,楚怀沙连忙叫停。

  “得得得,我又不是骗子,您老人家还是喝口水把。”

  说着楚怀沙接过电话说道:“姑娘,不是我说你,你年纪轻轻干点什么工作不好?非得干这一行?”

  “要我说,你只要肯下功夫,找个别的好点的工作,完全可以不用被人喷成这样啊!”

  电话那头,女孩啜泣道:“我刚毕业,什么工作经验也没有,去哪里也没人要我啊,这也是我好不容易找的工作,我本来想好好干的结果还是碰到你们两个无赖。”

  楚怀沙心道:“骗子这工作还要找?还有你说谁是无赖呢。”

  但是对方都哭了,自己也不太好说什么,而且从刚才女孩的语气里面,楚怀沙隐约有种很熟悉的感觉,熟悉到心里压抑的那种。

  “只要你足够努力,无论在那个公司都能站稳脚跟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来湘北找我,我在马栏山众创园天行公司总部,我叫宋九哲。”

  “真的吗?你真的可以给我个新的工作吗?”电话那头欣喜若狂。

  楚怀沙道:“只要你来,认真工作虚心学习,我就可以给你安排个职位。”

  “好,那你等着,过段时间我就辞职去找你。”

  “好的。”

  挂掉电话,楚怀沙吐槽道:“现在的骗子公司都搞得这么正规了,不干了还得辞职什么的。”

  旁边的老齐道:“现在改革开放了,什么牛鬼蛇神都出来了,要是毛主席在的时候,这帮人哪里敢跳出来闹腾?”

  楚怀沙用力的点了点头,对哪位伟人,楚怀沙也是心怀万分敬仰。

  一溜烟的跑到荆楚,顺利的完成卸货,再原地装货之后,已经是八点多了。

  老齐提议吃点东西去,楚怀沙当然也不会反对。

  简单的吃了点米饭之后,歇了一路的楚怀沙提出自己开车。

  然而老齐却拒绝道:“不了,我还没爽够呢。”

  再上高速,回去的路上楚怀沙只感觉车速快了不少。

  路上,无聊的老齐又聊起了八卦。

  “话说,鲁学勇对江姐有意思你看出来了没?”

  楚怀沙摇头道:“怎么可能?鲁学勇那二货不是之前整天和江姐吵架嘛。”

  老齐又猥琐的笑了出来。

  “哎哎哎,不是了,前两天那家伙还一个人去医院看江姐的儿子来着,还带了不少吃的。”

  楚怀沙对此大跌眼镜。


     可是卜鹰已不见了,只听的云水苍茫的烟波远处,隐约有狂笑声传来:王桐沉默着,过了很久,也不禁叹道:看来我好象低估了你萧飞雨咬住嘴唇,拚命不让眼泪再流下来,缓缓道:那……那……男人是……是谁?萧曼风笑道:妹子,你放心好了,那男子夜渐阑,月影偏斜,银光悄悄地自篷窗洒了进来许多个惊惶而恐惧的语声,纷乱地呼喝着:不得了……不得了……店伙心头,一惊,忍不住转身奔去,南官平突地想起昨夜听到的一声短促的呻吟,以及叶曼青见到的奇异人影…想不到蜜姬已经先说了:我也知道你的名字,你叮李玉堂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bjganglong.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