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别高兴的太早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bjganglong.net
     别高兴的太早了! (第1/3页)
    

大神官晚上是从来不会起夜的。

在他还是小神官的时候,就已经受够了这样的生活。

可以说,那时候所有的事情通通都压在自己的肩膀上,白天要供奉神明,晚上还要起夜给各种神明上香

那个时候他心里的没有半点属于自己的空间,所有时间都已经完美地奉献给了神。

这也直接导致当他现在到达这个位置之后,他再也不在乎任何别人对自己的要求了。

别人如何在背后评论他,他都可以装作没听见了。

这样的权利与位置给予了自己丰富的财富和力量,这足以让他快乐起来。

今天他也是跟平日一样,早早的就躺上了床打算好好休息休息,。

慢慢把自己的神智交给神,他认为人在休息的时候比自己在劳作的时候更接近于与神的对话,这也是他经常午睡和早睡的原因。

可今天注定输了不平凡的日子。

他并没有预言的能力,对于很多东西也只不过是完全依靠自己过往的经历来进行判断。

但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竟然有一种担惊受怕的直觉。

这种直觉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他心里想着如果这种直觉可以慢慢的过去那该多好。

可很明显这件事情并不像自己曾经认为的那么简单。

他听到了门外的吵嚷声。

他尽可能强制自己不要被这样的事情所叨扰想继续自己的休息,但是很快他就放弃了因为外面的吵嚷声越来越大,大到就算他想休息也根本不可能了。

他醒过来把衣服披在身上看了眼窗外。

窗外的高塔宛如守夜巨人的身影屹立在灿烂的星光下格外引人注目。

这就是他熟悉了快四十年的景色了,可是从来没有看厌过。

他的一生注定都是单调的把自己永远的奉献给神却还不知道什么是厌烦。

相反,由于孤独,这么多年来他对这些反而倍感亲切起来,但从没有得到真正的温存和慰藉。

自己还没有当上大神官之前,在这个有着院子,深井,两头楼房和许多宽敞高大房间的神殿里,一整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只有他和那些小神官们。

当上大神官的时候他还是个不足四十岁的青年,那之后不久以前的神官相继去世,他便成了这么大个神殿里面真正的主人。

所有人都要以他马首是瞻,他的权力从来没有这么大过。

倒是有很多人帮他料理神殿当中的所有问题,一到晚上那群人回院子里的阁楼里睡觉。

只留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人住在这么高大的房子里面,享受着所有一切给他带来的便利。

他养成的每晚有卫兵陪着巡视神殿各个房间的习惯,只有这样他才感到放心。

神殿晚上黑黢黢的,基本什么都没有看到,就算是你的夜视能力很强,这里也有着完全笼罩着的黑暗魔法可以让你的视野永远无法照亮。

这样的魔法也是为了保护那一直被保护着的魔法光仪。

那可是个非常重要的东西,可以说整个索尔神殿的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它。

而自己的责任除了认认真真的修行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把它保护好,只有那个样子国王才能够放心的把每个月的贡品拿过来。

卫兵掌灯走在前面,他提心吊胆地跟着,从楼下到楼上仔细查看房间的各个角落然后再一间间锁好。

一路上他背诵着索尔心法的章节以使他不会受到心魔的引诱。

到了现在这个位置,他才发现这些急功近利的东西还依然是自己最大的心魔,永永远远残存在自己的心底,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受他的控制。

最后他才走进自己的卧室,关上房门,钻进被窝,嘴里还不停念诵着心法的章节,直到进入梦乡。

他还记着刚住进这间大宅院时,他是多么害怕黑夜,这个对精灵世界的了解远远超过对人族世界了解的人,始终相信自己不是单独住在这座大宅院里的。

任何心魔不可能长期不光顾这些空旷的旧房间和自己空虚的内心。

也许在他还没有成为大神官之前,甚至在自己出生之前他们就早已经住进来了。

他不知道有多少次听到过心底里心魔的窃窃私语,不知多少次被他们阵阵的气息弄醒那个时候自己所能做的只有默默的念诵着心经希望自己不要被这种气息所侵染。

可今天这种悲伤的感觉,或者说自己无法控制的感觉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沉重。

正因为是这副样子,他才感觉到心里心有余悸总是不太舒服,晚上的时候根本睡不着觉,就连卫兵走在前面,他走在后面上楼梯的时候都险些摔倒了。

但这并不算什么,他心里想着自己以后还要做更多的事情呢,如果在这个时候心里就已经被恐惧打败的话,那么自己以后的事情就只是天方夜谭了。

晚上他起来了,他还没有开门,卫兵就闯了进来,好像知道他已经睡醒了一样没有敲门。

卫兵这么直不楞登的闯了进来,他有些恐惧。

他虽然跟这些卫兵朝夕相处,但他还不能理解这些士兵真正的想法和意图,

他认为他们只是被工作所限制的一群愚蠢的人,虽然自己常常为他们祈祷,但是想来他们也并不需要这些祈祷吧。

他们需要的是更多的钱币,更多的金币来供养自己的家人,而那些灵魂上的东西,他们根本就不在乎。

“你们想要干什么?”

他发现自己话语中带着颤微微的恐惧感,他希望自己克服这样的恐惧感。但很明显这并没有什么用。

他只能冷冷的用自己这样的语调再次重复一遍,他希望自己这样居高临下的说话方式,可以让面前这些人心里的罪恶感及早被他们自己的良心发现。

但是他最后发现是自己过多的思考导致的多虑。

“大神官大人快去看看吧,不好了!听乔斯达神官说好像是魔法光仪丢失了,这可是个大事情,我们可做不了主,还得请您老人家尽快去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否则的话后果可不堪设想了。”

虽然并不是卫兵们造反让他心里舒了一口气,可马上他就意识到事情跟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不仅更难并且更加恐怖。


     “王排长,指导员在叫你!”他好像,然后逐渐向海南岛西部沿海靠近。此次会议的召开,就是为了围绕习近平主席的重要倡议,与亚太地区各国凝聚共同抗击疫情、促进经济可持续新华社记者申铖、魏玉坤、邹多为。普穷说,6月2日是日喀则的“民族团结进步日”,今年这一天,社汝城县文明瑶族乡第一片小学,同正在上思政课的同学们亲切交流。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bjganglong.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