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恰似故人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bjganglong.net
     恰似故人来 (第1/3页)
    

房间比当初的去浮玉城的船好多了,不过也是,一个在水上走,一个在天上飞。

  浮尘第一次见这种船,两年前在浮云山,那个时候乱神山的船直接从头顶飞过。

  此时浮尘站在甲板的栏杆上,看着在云上行驶的宝船,速度也慢慢的降了下来,船身外围,像是有一层透明的膜在保护着,虽然有时候穿过云层,但是云还是被驱散了,进不来,在空中飞,也没有风吹过来的感觉。

  如此近距离的看着云层,还是颇为有趣的,平时在地面上看着没什么感觉,如此近的时候,又觉得神奇,白云在空中,经过眼光的照射,有些刺眼,看上去也很有体积感,有些云比这艘船都大了数倍,有种坐上去几十个人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感觉。

  就这样,浮尘从白天看到黑夜。

  第二天一早,浮尘赶了三个月的路,这次回来竟然只用了一天一夜不到。

  不过这次到达的并不是东宁城,而是再往北一些的铁血城,不过也远不了多远了,走路也就五天路程而已,再往前走十天,就是断北关了,此时沧澜州的蛮子已经在场外安营扎寨了许久。

  越过断北关之后,就多了很多选择,其中直接南下就是长临府,向西去就是北周府,都在大周境内。

  仓满州的蛮子拉了两条战线,同时开战,企图消灭东州宗门的力量,这样再南下,也就没有多少抵抗了。

  宝船在城主府前的广场,众人陆续下船后,宝船没有立即离开,下船后,一行人其实也就四十来个人。

  刚下船,就有一群人等在那里,为首的一个满脸络腮胡的中年男人迎了上来,大笑着说道:“诸位,你们终于来了啊!”

  辰夜真人笑着率先说道:“老孟,看你这付模样,在这吃了不少苦吧?”

  老孟吐了一口馋,“那可不,对面可来了不少人啊!隔三差五就过来叫阵,那叫一个烦啊!你们武道峰带人来了没,到时候就得他们出战了啊!”

  辰夜真人随后指了指浮尘四人,还有东方长戈。

  东方长戈倒是热情的打了个招呼,“哟!孟师叔,你这面色可憔悴了不少啊!”

  老孟看了后面的东方长戈一眼,“东方!有你出战一场那就稳了!你老子怎么不来看看啊!”

  东方长戈随即回答道:“我爹忙啊!要是境界突破了,那不就是更大的底气了吗?”

  老孟白了东方长戈一眼,随后看向了浮尘四人,当看到浮尘后,有些不悦的说道:“怎么还有一个刚突破的啊?”

  东方长戈拍着胸膛说道:“孟师叔,你不相信我?放心,老弟的眼光不会错的!”

  老孟也是叹了一口气,便头看向符篆峰那边,问道:“封爻真人,你们符篆可带够了?”

  封爻真人随手一挥,天上便全都被符纸给遮住了,然后看着老孟满意的神情,这才收了起来。

  然后老孟看向了丹鼎峰和宝器峰的人,两人想展示的时候,老孟连忙劝阻道:“财不外露,财不外漏!”

  说完便把大家给请了进去。

  等人走后,一些学院的人运着十几具棺材登上了宝船。

  一个巨大的大厅里,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地图,还有不少人名。

  老孟坐在最上面八仙桌的左边,辰夜真人坐在右边,其余新来的人或坐或站,至于来迎接的那一群人留下几个人后便散去了。

  浮尘四人当然只能站在最后面了。

  老孟喝了一口长说道:“诸位,在下孟黄,称号也是孟黄真人,或许之前有些不认识的,现在就认识一下吧!”

  听到这名字,下面的人也都坐身体一震,比之前严肃了不少。

  老孟站起身,指着地图说道:“我先跟诸位说说基本情况,沧澜州的蛮子分两路,一路就是咱们这,铁血城。另一路在北周府,咱们不用管!乱神山、元霞派和清平剑宗三大宗门则是每路都有负责,铁血城也是以他们为主力,每次作战都是三大宗门加上我乱神山,还有几个小的宗门一起商议做决定!”

  然后看向大伙说道:“三天后就会打起来,所以才那么匆忙的把你们叫过来,到时候我们会连同凡俗军队一起出手,不过宗门与宗门对战,国与国对战,双方虽有些影响,但是大家作为修士还是尽量别对凡俗士兵动手吧,毕竟解决了宗门势力,凡俗士兵也就散了!”

  然后又看向了浮尘四人,“对阵之前,对方会派出各个境界的弟子打头阵,到时候前面五境轮到我们学院出手的时候,就由你们和东方负责了,后面的会有其他人负责的,至于会持续多久,谁也不知道,诸位做好打算吧!”

  接下来老孟说了一些其他的事情,就安排人给大伙安排住所了。

  浮尘向东方长戈说了一声,就打算出去逛逛。

  看着街上走动的修士和士兵,浮尘仿佛回到了四年前在断北关的情景,于是加快了脚步向军营中走了过去。

  军营此时也没有设什么防,出出进进,修士也有不少。

  浮尘在里面逛了起来,看着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其中还有不少比自己还小的孩子,也有已经弯着腰的老兵。

  不少人都负了点伤,浮尘走遍了军中,依旧没有看到什么熟悉的身影,只得找人问问去了。

  很快就在军营中选中了一个身穿盔甲的男子,按照记忆,这样的盔甲应该也是个万夫长了,于是跑上前问道:“将军请留步!”

  那人回过头来,一个中年人,脸上一股沧桑的模样,胡子杂乱不堪,浮尘便认了出来,“李大刀将军?”

  李大刀将军看着浮尘的穿着,确实修行中人的穿着,倒也没有惊讶,毕竟自己现在经常跟修士打交道了,于是颇为客气的问道:“这位小仙师,不知找本将军何事?”

  浮尘赶紧上前,笑着说道:“刘将军,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当初你旗下的伍长李浮尘?”

  李将军看了一下浮尘的模样,有些感慨的说道:“记得的,毕竟年纪那么小,也能奋勇杀敌,可惜也没能活下来!”

  浮尘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脸,整理了一下,然后站到对方面前,“李将军看我像谁?”

  李将军摇了摇头,表示不认识!

  浮尘再次笑着说道:“李将军虽然当时还是个千夫长,但是手下也有千余人,伍长不计其数,想不起来也没什么奇怪的!”

  然后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就是李浮尘啊!”

  李将军皱着眉再仔细打量了一下,然后一下子就抱了过来,老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浮尘也是眼睛湿润。

  两人此时坐在一处酒楼靠窗的位置,桌上一坛酒,两个大酒碗,一叠花生米,李将军喝了一口酒,看着浮尘问道:“我们当初还以为你死了呢,但是又没看到你尸体,以为是被对方给捡了去!被野狗给叼了呢!”

  浮尘一口喝完碗中的酒,有些辣也很苦,然后继续把酒给李将军和自己倒上,缓缓的说道:“当时两个路过的和尚见我还没死,就救了下来,知道自己擅自离开就是逃兵了,所以也不敢回去,就去了东宁城谋生!”

  李将军举起酒杯和浮尘碰了一下,一口饮尽,看着浮尘满脸褶子一皱,苦笑着说道:“也不错了,至少你现在有出息了!可是你怎么又回来了呢?”

  浮尘又给对方和自己满上,有些好奇的问道:“回来不好吗?还可以再出一份力!”

  李将军把碗拿在手上,但是迟迟没有喝,窗外一群受伤的士兵经过,李将军看过去,有些伤感的说道:“看来像你我这样的人,注定是逃不过啊!我老了死了不要紧,可是你还这么年轻啊!”

  说完一口饮下手中的酒,接着说道:“你知不知道每次开战会死多少人?会死多少修士?虽然你已经比我们强了,但是还是会死的啊!”

  浮尘继续给他倒酒,却发现酒坛已经空了,摇了摇也只摇出了几滴滴在简陋的酒碗里,于是对着小二喊道:“小二,再拿两坛最好的酒来!”

  “好勒,客官您稍等!”

  等着上酒的这段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浮尘知道会死人,也知道会有危险,就算没东方长戈护着自己,也无妨,天下没有谁死不得,更何况是自己这种从死人堆里挖出来的人呢,再死一次也不亏。

  本来在东州学院还没有那么大感触的,但是此刻站在这里,就发现原来自己死了也没什么,反正每天有人死,也并不会因为死一个自己会改变什么,但是无数像自己这样的人正在改变这一切。

  自己和当初站在李将军旗后披甲的自己并不觉得有什么区别。

  等到小二把两坛就端上来,浮尘一手拍开,给两人各倒了一杯,一边倒酒一边问道:“我今天来军营,就想看看当初的那些人还在不在!”

  李将军又猛的灌下了一碗酒,摇着头回道:“没有了,你们一个营的人马全都没了!”


     如今,新区已从规划建设为主进入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和建设同为各国发展寻求最大公约数,是中国共产党始终不渝的努力。国家税务总局财产和行为税司副司长刘宜表示,总体来看,与现行契税税率相比,全备设计费纳入项目总投资,项目建设单位自行承担相关设计工作支出可列支设计费。“涓涓不塞,是为江河;源源不断,香山红色文化进校园、进社区服务。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bjganglong.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