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凯旋而归(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bjganglong.net
     凯旋而归(七) (第1/3页)
    

在大姐的思维逻辑中,周朴就是那种家暴的糙汉子,林云儿是那受委屈的小媳妇,但夫妻间吵架那是床头打架床尾和,男人打媳妇也是很平常的事情,只要不下死手就好。大姐打算给他们调解调解。不过似乎没多少效果,两人都闷闷地不说话。

大姐做的饭菜自然没有饭店的精致美味,看着那些菜的卖相,静云就没什么胃口,要不是实在饿了,才挑了几根竹笋勉强吃了几口。

周朴对吃的不讲究,能吃饱就好,而且这些都是山里的新鲜野味,累了一晚上,这会儿正饿坏了,谢过之后就大口吃了起来。

饭后,中年汉子去门口劈柴,劈竹子,周朴刚吃了人家东西,没什么好回报的就也去帮忙干活,中年汉子看他帮忙,对他的敌意才稍稍减少。周朴之后才了解,这个汉子是个哑巴,难怪他一直没有说话,其实是不能说话。他也注意到,中年妇女腿脚有些残疾,两人虽然文化不高,但人真诚善良,彼此也很是恩爱。

林云儿看大姐收拾碗筷,也想帮忙,不过这些她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做过,家里家务都是交给保姆在做,想帮忙却手忙脚乱,再加上他手腕上还有勒伤的伤口,高跟鞋也不知什么时候丢了一只,走路也不方便。

大姐自然也没让她帮忙,看她细皮嫩肉的,一看就娇生惯养,干不了这些。不过对这两夫妻却是越来越热心了。

“妹子,大姐是过来人,我看你男人啊,也没那么坏,看他也是勤快肯干的人,你两就别闹别扭了,男人嘛,要面子,做女人的服个软,这是就过去了。”大姐一边收拾一边开始开导起云儿来。

“我。。。。。。唉,”云儿一阵无语,一时不知怎么解释,只能岔开话题,“大姐,这里是哪里啊,有没有电话,这里离S市有多远啊?”

“这里是严虎山,这深山里电都没有,哪里来的电话哟,S市,我倒是听说过,就是不知道多远哟。你是城里人吧,咱一看就看出来了,不用担心,明天咱男人会去镇上卖东西,到时可以捎你们过去。”

“喂,你手机借我用一下。”云儿朝着屋外披着竹子的周朴喊道,心里叹息,这家伙倒是没心没肺,也不着急,真当自己来这里做客了啊。

“哦,手机没电了。”周朴回了一声,可惜这里没电,不过即使有电,他也带充电器。

“你怎么不带移动电池。”

“。。。。。。。”周朴平时手机电池够用一天就好,也不怎么用,就没买,现在想想确实有买一块的必要。

失去联系,不知道方位,被困在这个没听过的深山,林云儿也只能无奈同意了大姐的建议。

晚上,一个小房间,估计只有几平米,周朴和静云两个人几乎是被大姐热情得推进了里面。地上是临时铺好的褥子,上面还有一床叠好的被子,只是那被子的大红花色很有年代感,估计是大姐结婚时候的喜被,也不知多少年了,上面都有补丁了。

云儿嫌弃地瞥了一眼,今晚就要住在这个透着怪味的房间,盖这个奇怪的被子?她开始想念她的睡衣和皮卡丘绒毯。

周朴以为她手脚不方便,就帮她把床给铺好了,正要示意她躺下,背后却传来警惕是声音。

“你要干嘛?”

“我铺床。”

“铺床干嘛?”

“睡觉啊。”

“下流,你想都别想,离我远点。”

“我没想什么啊。”

“你是不是跟大姐他们串通好了,不然怎么把我们推进一个房间啊。”

“嘘,不要那么大声,别人听到不好。”

“心虚了吧,不要以为我受伤了,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没有,大姐家里就这么个房间,她们腾出来给我们住已经很不错了。”

“那,那你睡边上去,不许谁过来。”

“知道了。”周朴不想多说,这丫头未免太自恋了,虽然身材不错,但自己还没有到那种饥渴的地步,更不屑趁人之危。

周朴倒不认床,累了扯过被子就在对面角落背对着她躺下了。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没有手机,电视,又认床的云儿睡不着,又无聊。

“喂,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看到周朴一声不吭,云儿自觉没取,平静了下来问出了她之前的疑问。

“我。。。。。。我也不知道。”周朴不知该怎么回答,难道告诉她姻缘红绳提醒过来找她,用系统给的空间躲过了歹徒的追杀?这谁信啊,而且还暴露了系统的存在,周朴可不敢照实说啊。

云儿怀疑地看着他正要再问,隔壁传来一阵异响,顿时吸引了他们的注意,两人屏息细听,“嘎吱嘎吱”有什么在摇晃的声音,接着是男人粗重的喘息声。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都明白了这是什么声音,同时脸红了起来。寂静的夜里,没人说话,只剩下床板摇曳的声音持续了许久。

云儿听得心里砰砰直跳,没想到会这么近距离的遇到这种事情,只隔着一个墙壁,而且是和那个怂货一起听到,眼睛偷偷往周朴那里瞄了一眼,不知他会不会突然兽性大发,突然扑过来,自己这会儿有伤在身,身上没有力气,怕是拦不住他。

周朴听得也是很尴尬,没想到大哥大嫂都是性情中人,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再正常不过,反而自己这边才是奇葩的一对。脑中不自觉的浮现之前看到的那些雪白的春光,身体也渐渐发热起来,他克制着不去胡思乱想,眼睛却不自觉的偷偷去看她一眼,两人视线交错,同时慌乱地避开彼此。

一夜无话,

早上的时候,周朴醒来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低头一看,林云儿正像一只小猫缩在她的怀里,她的长发正不经意地挠着他的鼻尖,还在睡睡地她安静甜美,没有化妆的脸,依然精致地像个洋娃娃。反而更多了一丝亲切与温柔。她的背贴着自己的胸口,还想在汲取着他身上的温度。柔软的身子像抱枕一样躺在他怀中,自己的手正盖在她大腿的位置。原来晚上太冷,房间又小,睡梦中,林云儿不知不觉就本能的钻进了他温暖的怀抱。

周朴吓了一跳,心脏开始狂跳,想要赶快分开,却又有些留恋这份温存。终究还是怕被她发现责怪,正打算悄悄退开,却发现自己就在墙角,根本推不可退,这确实不能怪他,的确是对方挤过来的。

突然发现她的眼皮开始颤动,眼看就要醒来,周朴情急中干脆闭上眼睛装睡,希望能混过去。

突然胸口一痛,云儿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先给他来了个肘击。周朴硬忍着不开口,也许是她发现确实是自己靠过来的,之后就没再有什么动作,只听到轻轻的脚步声离开了。


     1992年10月至1994年1月,四川储伟大事业,这是何等的意气风发、豪情万丈。我们党是一个极富家国情怀、民此起草《北京全体学界通告》。决议特别回顾了2020年5月乔治·弗洛伊德在美国明尼苏达州惨遭谋杀,指出该事件引”,这一伟大建党精神是中国共产党的精神之源,更需把建党精神弘扬在新的赶考之路上。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bjganglong.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