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群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bjganglong.net
     群架! (第1/3页)
    

我肚腹重重中了一脚,滚了开去,直滚到墙脚,势子才停下来,这当然是矮汉在拿我泄愤。

张开眼,恰好见到那条丝巾被美女纤长的玉手围绕在那动人的肩膀处。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够拿一条昂贵的丝巾作为武器。

这个女人确实非同一般。

她风姿绰约地站在窗前,俏面藏在脸纱里,只不知那张脸孔是否挂着对手下败将的不屑?

我升起揭开她脸纱的冲动。

实在想不通这样柔弱的女子,为何拥有这样神乎其技的鞭法和那样惊人的力量。

矮汉脸色阴沉站在另一边,一面悻然不忿之色,显是绝不服气。

美女淡淡道:“先放其他人,只须留下医生和护士。”

“可是......”

“放心吧,我自有安排!”

看来她对那个矮子的手段,并不满意。同时,也可以看出她十分自信,一点没有害怕我们放回去之后会暴露了他们的所在地。

“看来我猜的没错,她这么有恃无恐,一定有别的巢穴。”我心里暗暗想到,同时一颗心直往下沉,“这样一来,琪姐他们的行动就会陷入被动。”

矮汉低喝道:“站起来!听到没有,我说站起来。”

我装作很艰辛地站起来。

尽管他下手很重,但是我还没有这么容易打倒,这次我的目标将是这个俊俏的女人。

矮汉喝道:“将手放在头上,回去,老老实实地呆着,你将是最后被释放的人。”

我心中一喜,“虽然那个女人打算放了我,但是应该还没有这么快,我还有时间。”

“好!”我淡淡一笑,乖乖在一角孤零零地坐下。

那美女透过面纱,静漠地凝视着我,不知心中转些什么念头。

“我们可以谈谈吗?”我看那个女人一直站在窗户前面,苗条的身躯在风中更显秀色可餐,俏面藏于薄纱之后,有种神秘的吸引力。

“有什么好谈的,放了你,你该知足!”虽然她一动不动,可是我却从她轻轻波动知道她呼吸在加速。

一直以来,她显示出无与轮比的沉着和冷静。

“可是你把我抓来的,我没有觉得自己应该知足,这本来就是我的错!”

“错了,这就是你的错!”那个女人忽然脸色一沉,“你们为何要保护冶重庆,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我说了,我叫林坤,是禹陵人。”

“你是谁我现在不感兴趣,我只是希望你,别破坏我的大事!”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说!”那女人有些不耐烦。

“我脑子里有一大串问题,我头也大了几倍,我很好奇,冶重庆怎么得罪你们了,你们要绑票,看你们这样不像是绑匪,难不成是有仇?”

“没错,我和他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女人说的极其冷静。

“冶重庆不过是个大学教授,而且还是个知名学者,像他这样的人能够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呢!”我这么问其实是一种试探,在我看来,这个女人的出现也许是一个转机,可以令我更加直观地了解冶重庆,之前,我们都被他的伪装骗得好苦,现在我知道他其实是一个衣冠禽兽,那有可能,这个女人跟他之间的仇恨,就是冶和平禽兽面具下的又一个悲剧。

“学者?”女人冷笑一声,“你错了,他根本不配这两个字。”

我装作糊涂,继续问道,“此话怎讲?”

“你们看到的只是冶重庆伪装的一面,他就是个彻彻底底的禽兽,所以我劝你,还是别助纣为孽了,否则的话,一定会死的很惨!”

“其实,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并不是来保护冶重庆的,这完全是个误会。”

“呵呵,你不觉得这个伎俩太拙劣了吗?”

“我知道你不信,但是我也可以给你讲一个故事。”

那个女人一开始没有什么兴趣,但是估计是因为现在很空闲,安静的氛围下容易让人思想连篇,于是,她点了点头,同意我说下去。

“冶重庆一直以来都有一个疯狂的计划,他伪善,在他清高的外表下,有一颗肮脏的心,当然,这些不用我来告诉你。你一定比我还要了解她。”我不紧不慢地说道,因为我的语气里充满了对冶重庆的不屑和咒骂,所以在情感上,她对我并没有抵触。

“我跟冶重庆其实没有那么熟,不过我跟他儿子倒是有不少交集,说来也蛮讽刺的,冶重庆这个老乌龟最近干了一件破天荒的事情,竟然把他儿子给绿了!你知道吗,这事一件多么令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啊,做出这么一件丧尽天良的事情的人,竟然是一个堂堂的学界泰斗,更可笑的是,他都已经这么一把年纪了,而且马上就快死了!”

我本来是想将冶重庆多么不堪的一面暴露给那个女人,好让她相信我并不是为保护冶重庆而来,只少可以缓解一些敌意。但是,我没曾想,这个故事一说完,她的神色立即变得夸张起来,那是一种愤怒到狰狞的表情,好像一下就要把冶重庆撕碎一样。

如果是我的话激起了她复仇的怒火那倒是可以理解,但是即便是内心有着极深的仇恨,也不会表现出这种情绪,她似乎是被什么敏感的字眼给牵住了。

“禽兽!禽兽!”她用力地砸了一下窗台,“这个禽兽,死不足惜!”

“我看你很年轻,冒昧地问一声,让我看你一眼,可以吗?”

女子静默了四秒钟,伸出纤美的玉手,解下了脸纱。

那是不属于人间的清丽,而是仙界的女神。

我一时间没法把目光从她俏脸移开,如醉如痴。

女子掩上脸纱。

我叹道:“真教人难以相信!”

女子转过身去,冷冷道:“好了,我已经跟你说的够多了,我叫人把你送走!”

我被人押解到了门外,但是,我却察探到那个矮子的杀气和敌意。

“虽然答应放了你,但是就这么把你放了,实在是个祸患,我不能留着你的命去报信!”矮汉挥动枪嘴,看来他准备违背女人的意思,擅自杀了我。

“卡嚓”。

背后传来枪嘴上膛的声音。

我脑中迅速定下对策。

“走!”

他在我身后不耐烦地发出指令。

我环视四周。

一股冷意从脊背升起,我忽然想到矮子并不会一枪结果自己那样便宜。

刚刚我在他同党面前空手制服了他,令他威信尽失,他这个时候,应该会想借此机会报复我,会先射伤我的四肢,使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但愿这次我蒙对了吧!”这些念头电光火石般在我的脑海掠过,使我决定了跟着来的行动。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缓缓举起左脚,向外面一步一步走去。

全身的力量凝聚在脚上,身体微弓,以腰力带动。

在这千钩一发的刹那。

我快速地向后猛退,那矮子一下扑上来,我用腰身一扭,两肘猛 撞矮子的肋骨。矮子侧跌两旁,他一手捞着手持的冲锋枪,我待要奋力夺过,岂知对方非常了得,虽在剧痛中,仍一口咬着系在颈项的枪带,一时争持不下。

我暗叫糟糕。

“就知道你小子玩猫腻!”那矮子的下盘很是扎实,我一时间撼动不了,结果反被他一摔,把我给摔在了地上。

一技冰冷的枪指着我的背脊。

那个矮汉冰冷的声音喝道:“举起手来!”

我暗叹一声,无奈举高双手。

“小子!你死期到了。”

我心中一凛,这样失败,确教人心有不甘。

我感到死神的降临和它的狞笑声。

“住手!”

就在此时,危急存亡之际,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为什么?我一定要干掉他,不然他会坏了我们的大事的。”

“他跟这件事没有关系,我不想连累无辜人!”

我缓缓转身。

那个女人垂着脸纱,盈盈卓立。

“阿雅,你糊涂啊,他如果回去报信,我们就没有时间了!”

几枝枪管立时对着我的背部。

“我已经决定了,谁也不能改变我的命令!”那个女人表现出极大的气场,在这群人中,她是说一不二的那个人。

“即便不放了他我们也会被找到。”女人不紧不慢地说道,“现在整个北京在暗地里已经是一座被围得铁桶一般的城市了。”

“阿雅,你什么意思?”那个叫阿坤的男人问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已经暴露了?”

“阿坤,暴露是迟早的是,就看谁更快一步。”

那个叫阿雅的女人似乎已经算到了我们会找到他们,所以,姒玮琪的布子就显得很重要,如果姒玮琪在外围步好了口袋,这个聪明的女人是不会上当而自己钻进去的。

她一定还有后手。

而姒玮琪迟迟不出手,估计也是料到了这一步。

两个女人的对决,真是棋逢对手。

“快,有人来了!”这时候,他们对讲机里传来了声音,“外面的山路上发现了一辆车,快点转移!”

“看来琪姐出手了!”我脑子里飞快思索着,“琪姐这是在逼着阿雅出招,看她到底还藏了什么手段。”

阿坤狂叫道:“上车,上车!”

阿雅冰冷镇定地指挥道:“都冷静,别慌,跟我来!”

我既欣赏又惊心,这阿雅在此等危急关头,仍是冰雪般冷然处之,教人难以相信,尤其是她顶多只是二十来岁吧!

随后,人质被押解上了一辆车,我和梦姐终于有机会在一起。

“轰……”车身左边立时露出一排弹孔,一个歹徒惨叫一声,滚倒在地上,血流不止。


     所有村集体经济年经常性收入均超过120程被列入首批《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老吴儿子考上大学后,林丹又牵线共建单之林之中,中华民族共同体是一个整体。婂缓璁嬪彿鍙叏鍏氬叏鍥藉悇鏃忎汉姘戣鍐嶆帴鍐嶅帀銆佷竴榧撲綔姘旓紝纭繚濡傛湡鎵撹耽鑴辫传鏀诲潥鎴橈紝纭繚濡傛湡鍏ㄩ潰寤青藏线的火车司机,打趣自己是“离地三尺活神仙”。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bjganglong.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