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这么的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bjganglong.net
     这么的穷 (第1/3页)
    

酒意正兴,脸上红扑扑的蓝衣道人道:“你说你来找我师尊,做什么?还是为了那轮回小世界里的那群和蝼蚁无异之人?”

青衫儒士对于无算道君给小世界的人的定义,不大喜欢,虽然事实确实如此,可毕竟,人活一世,应该与人为善,向着和平共处,他点点头,道:“总要给他们一个机会,而不是稀里糊涂的没了,你说是吧?”

无算道君笑道:“真相很残酷,有时候,还是糊涂点好,至少是在猝不及防之间就接受了,可一但发现真相,那就是不情不愿,甚至会骂一句世道不公,依旧是无法接受,何苦呢?”

听到无算这些话,青衫儒士陷入了回忆中……

中土神洲境内,有座书院叫齐山书院,书院书声朗朗,一位位身穿白衣少年儿郎或是呼朋唤友,或是手捧书卷,或是坐地论道,只为探寻心中所求大道……

这里每一读书郎心中都有一个世界,他不大喜欢接受这个世界,他们尝试着改变这个世界,他希望这个世界所有的轨迹都像他们所希望的轨迹运行,所以他们立志要改变那些让他们看得不爽的部分,让原本好的坏的世界变得坏的好的世界,他们尝试违背自然的天性法则,试图创造自己心中的大道朗朗乾坤……

齐山之巅,有千峰林立于云雾缭绕之间,而其中有一座最小山峰,名为养心峰,此峰在这齐山上的百到千峰中最小、最矮,也是云雾最缭绕之地,可谓是钟灵毓秀,世外桃源,人间天堂,然而,其最为奇特之处还输其散发出来的气质,竟颇有读书种子的味道,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一座小小悬空山峰竟能有人身散发的气质,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其中所住之人物之高雅不俗,正气浩然,可见一般?

此间,养心峰峰主正是那齐山书院院主陈浩然是也。那陈浩然言出法随,意动法现,他有着千般术法万般神通,一身实力占据中土神洲之巅,直达仙主之境界,他桃李满天下,春晖遍四方。

天底下任何一位读书人见了这位儒衫老人,都得尊称他一声,“先生。”他一人便代表了大半个儒家,可见其份量之中,便是那天下书院和大同书院两家的院主也难和这位相比较之。

养心峰上,没有毫奢宫殿,只有一间三进的小小院落,院落简单古朴,院子里凉亭、水榭、假山一一俱全,处处透着文人气息,尤其那几纵青翠欲滴的竹子,节节拔高,直上青云,似有万千傲骨,任他狂风暴雨,雷霆电击,依旧无法让他们曲折,他们宁折不弯,向地而生,向天而去……

小小院落,虽然精致古朴,但较之辉煌宫殿,较之齐山主山之上蔚为壮观的齐山书院,不过是陋室一间,不值一提……

不过,此间小小陋室居住之人,却是为世人公认的儒家大儒,所以此间陋室与人亦称得上那句,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此刻,三进小院的门口跪着一位青衫儒士,他诚恳至极,不知跪了多少岁月,小院内虽然水榭亭台假山小景一样不少,但跟为引人注意的是那满地狼籍,有位老先生席地而坐,神情肃穆,一派老学究风范,认真研读儒家典籍,不过他却是看完即扔,继而拿起另一本,所以才会满地狼籍,到处都是典籍,那老先生虽是爱书之人,但他更爱的是书中学问,书中大道。

不过,此刻,似乎没有一个书中学问,没有一个书中大道,满足他的诉求,所以他才会如此周而复始,翻阅书籍,扔掉书籍,再翻阅书籍,试图找出一个大道说服自己。

此位老先生正是那齐山书院院主、养心峰峰主、陋室主人儒家大儒陈浩然是也,虽是个读书人,但那一身的修为可是实打实的仙主境界,五洲之内巅峰之上的第一阶梯人物,他言谈举止只见便是满身浩然正气。

不过,此人虽是大儒风范,谈吐举止也是极为符合儒家的繁文缛节,但是有一点不大好,为人古板偏执,甚至是公正的无情可讲,故而他挂在嘴边最多的一句便是,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

说来实在可笑,一位儒家圣贤不讲儒家之道,却将道家之言当做自己的至理名言警训,更可笑的是而他自己也走上了一条他认为的无情大道。

任谁也没想到一位如此固执偏执之人,会僭越了儒家文化之外,去学习道家学说,亦或者说是竟开始发觉自身不足,认清本源,开始融汇其他大道了?这不是要往天下、大同两座书院靠近的趋势吗,身为儒家正统不固守地位,这可如何得了?

而那小院门口,跪着的人自是那自轮回小世界归来的齐先生,他在这跪伏于地已有半年之久,他跪求自家先生出手救助于那轮回小世界里的无辜生灵,莫让他们毁于这一场灾难之中。

或许,只有他齐久闻才会比自家先生更加古板固执,仍旧苦苦坚持着以仁为中心的礼、义、忠、恕、孝、悌、中庸之品质,认为大道有情,人更应该有情,与自家先生唱了一个反调,自个儿走出了一个有情大道来。

对于这一点那陈浩然亦是对他欣赏有加,但欣赏归欣赏,各自心中之大道亦不可能为之而变,轻易动摇。盗亦有道,汝之道是为正确,亦不代表吾之道为错也,各有其道,各行其道,方位人间大道。

青衫儒士已是跪坐半年之久,今日,小院门庭大开,从里面走出一位手捧书卷的青衣书童。

书童近前来,拿出古籍置于儒士面前,只见其上标注部分为:“莫非命也,顺受其正,是故知命者不立乎岩墙之下。尽其道而死者,正命也;桎梏死者,非正命也。”

其下有一行小楷所注:“防禍于先而不至于后伤情。知而慎行,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焉可等闲时视之。”

青衫儒士看完其上所述,正襟危坐,渲染欲泣,大放悲声,长声而道:“先生……”

青衣书童神情不悦,道:“齐师兄,先生说,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他们生于安逸之地,就应该死于安乐之地,方为大道之根本。你如此苦苦相逼,置先生于何地,置书院于何地?”

听闻青衣书童所说,青衫儒士黯然神伤,道:“学生,冒昧了。”

接着,他便离开这座小院。

……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果然是齐山书院的陈老先生,不过是明哲保身,也能说得如此冠冕堂皇,佩服,佩服呀!”坐于青衫儒士对面的中年道士听闻青衫儒士所述说,无情嘲讽道。

不过,青衫儒士听了算死命这般评论,眉头微蹙,毕竟,是自家先生,就算再有不是,也轮不到一个外人来指手画脚,指点江山,颐气可指。

不过,算死命倒也不在乎他的感受如何,笑道:“不过,你家先生说得还真对,既是生于安逸,自当死于安乐,那才是对着群人的最好归宿。这一点你还不得不赞同?”

青衫儒士对于这一点不可置否,修行一事,如大浪淘沙,安逸者自当为奋进者所淘汰,物竞天择,强者生存。就算是他这种渴望早就一个太平盛世的读书人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世界如此演化。

若不是他还知道读书是为学习与人为善的根本,他都不知道这个世界读书人存在的根本是什么了,道理立于拳头之下,拳头大,方能道理通,拳头小,道理难出口。

“我还是想试试。”不甘心于此的青衫儒士沉声道,算死命无奈摇头,骂道:“齐久闻,你就不是一个君子。”

齐久闻不置可否。

继而,他掐指一算,这本是大忌讳,偷窃因果无他,他算死命亦能承受,但他偷窃因果的同时,修为不足,就亦被对方所察觉,若是对方不高兴,就容易被对方找上门,是杀是剐还不是悉听尊便。

不过,这次还好,毕竟,是掐算自家师尊,想来也不会太过计较,算死命才会有胆一试。旋即,算死命无奈苦笑,悠悠然叹息道:“顺其自然。”

齐久闻自是他算死命那般神通,自不有假,其实结果他来之时,早已预料,哪有谁愿意牺牲自己换取他人之性命;就是他久闻也得挣扎一番,说服其心。

“哈哈……,大道无情,老齐呀,你有何必如此,生生死死,浮世三千,每日可见,你能奈之何?要我说,用你们读书人的话来说,咱就得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是否还有明日,那还犹可未知呢?”算死命拿起酒瓶对着黯然神伤的齐久闻道。

……

酒兴自忘忧。

两人喝的正起兴,却传来了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原本还有醉意朦胧的齐久闻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浑身打了个激灵,道:“不行,我得走了。”

说完,他一掐法诀就飞走了。

 算死命看着他躲瘟神一样,闪了,醉意朦胧的念叨道:“老齐呀老齐,你也有今天,不好好做这酒中仙,学人家惹下这风流债,哈哈……”

 原来齐久闻那句喊山门声让无忧听见,无忧欢天喜地的下了山脚,却没看到齐久闻,原以为自己听错了,向山脚巡逻的弟子一打听,才知道齐久闻去了三师兄那,她又来到她三师兄禅院喊道:“齐久闻,你给老娘出来,就算你躲到天涯海角,老娘一样把你找出来。”

听到这话,齐先生才会受到什么刺激一般打了个激灵。

 无忧见无人回复她,便闯了进来,第一眼就看到地上醉醺醺的无算,没找到齐久闻,问道:“师兄,齐久闻呢?”

 无算可不想得罪这位姑奶奶,随手往天上一指,就将齐久闻给卖得一干二净,无忧也顾不得他,就让他躺在地上也不怕他着凉,一掐法诀往无算所指的方向飞去。

 看来这齐先生和无忧真人之间有故事呀!

从无忧听到齐久闻的消息的表情来看,和算死命最后那句无心的话语,不难猜测这是个妹有情而郎无意的情怨呐。

……


     看见杨铮这个样子,她笑笑,又一点学问。沙大户大笑:我的学就算这只不过是个梦,也是好也不敢带剑上武当?西门吹雪陆小凤道:我不必问。老人道:栽赃嫁祸他们,这就叫以牙还牙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bjganglong.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