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来了,大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bjganglong.net
     来了,大幕 (第1/3页)
    

老者距六人十余米站定,背手而立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敢伤我常庭弟子?”

骆明景上前答话:“我是天道门长老骆明景,你们常庭派是什么意思?到天道门来干什么?真不怕天下英雄悠悠之口吗?”

老者恍然:“原来是西门家的援兵到了,看来兆兴无功而返了。章先生、程先生,我们认识,你们非西门世家嫡系,怎么也铁了心要和我常庭作对?这位小哥想必就是北冥家出的奇才北冥玄了,老夫姚道石,你既然敢来天道门,说不得老夫便掂量一下你的份量。”

章、程两位客卿冷冷地盯着姚道石,并不答话。古武修行者自有一股浩然之气,品性之坚韧比之常人强出太多,而且常庭派行为如此怪异,哪里是一个名门正派所为?他们自然不会被姚道石一句话说动。

北冥玄见姚道石老气横秋,人虽干瘦,口气却肥壮的紧,微微一笑就要踏上前来。

骆明景低声说:“贤侄,小心这姚道石,他成名多年功力深不可测,一手打龙鞭夹带暗器,很难对付。”

北冥玄点点头,上前抱拳说:“姚前辈,久闻你威名赫赫,二十余年前就与应前辈等并称“常庭四龙”,你是古武前辈,今日所为却失了道义二字?行此夺门灭户之事,实在令晚辈不可理解。”

姚道石脸色一沉道:“小小年纪牙尖嘴利,你知道何为道义?我们常庭与天道相交数百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们应掌门就出生于天道门。今见其没落,欲助其一臂之力,这夏明俊不识我等好心,恶语伤人,我不过代其师长教训一下,什么时候要灭他的门了?”

北冥玄哈哈大笑:“姚前辈,莫非在说笑话?夏前辈贵为一派掌门,与应掌门分庭抗礼,你一个小小长老妄言代其师长教训,看来贵门师长没有好好教过你老人家身份尊卑。”

姚道石大怒喝道:“小子,你找死不成,胆敢辱我师尊,来来来,让我看看你有何本事。”

腾身跃起,随手一掌劈向北冥玄。北冥玄也欲试一试地阶后期是什么功力,所以并不闪避,运气沉身挥右掌迎上,砰的一身闷响。北冥玄立时觉得如一座大山猛地压下来,单掌不能支撑忙左掌顶上,双掌顶住姚道石随意发出的一臂之力。姚道石嘿嘿冷笑,身形落下,单掌并不收回,吸住北冥玄双掌,体内雄浑内力源源而出,要和北冥玄比拼内力。

北冥玄明白这老头的内气虽不如他精纯,但厚重凝实远超于他,他这一下试手实在是太鲁莽了。也幸而北冥玄内力精纯致极,且运转如意,有强大的精神力相助,虽消耗极大还不至于立时崩溃。姚道石也感觉到内力上他占了明显的优势,可北冥玄别看年级不大,内气却精纯十足,他只能压制不能击破。于是右掌一挺,加大内力的输出意欲压跨北冥玄。

北冥玄缓缓后退,化解压力,姚道石步步紧逼。北冥玄见势不妙,将丹田的内气凝于双掌猛地一冲,弹开姚道石的右掌,身形向后直飞出去。在空中立即掐起法决给自己加了个轻身术,落地时,喷出一口淤血,立即施展加逍遥游身步法,旋风般急速一转避开姚道石追上来的一鞭。北冥玄再不敢与他硬拼,反手拔出长剑与姚道石满场游斗。

姚道石人虽干瘦,身法不慢,灵活迅捷,不像周道亚身法略逊。北冥玄的轻身术加逍遥游身步虽然比对方快捷一分,但对方鞭法精妙同样牵制住了他,顿时落了下风。棋差一着缚手缚脚,更何况姚道石比他高出一个大境界,五个小境界?北冥玄并没有畏惧,施展开太极剑意,若即若离,一沾即走,倒也可以支持一时。姚道石一见此剑,知道是他师侄赵兆朝的家传奇宝,锋锐异常,不敢轻视,长鞭小心翼翼地避开此剑锋芒。

两人一人功力深厚,一人兵器锐利,都是身法便捷,灵活多变,一时两人满场奔走来回斗了数十合。北冥玄手持利剑,太极精髓在姚道石强大的压力下反而越来越圆润如意,数十合后,虽然还是被牢牢压制,场面却不会那么难看了。

姚道石鞭法神妙,施展开来,鞭影重重叠叠,从四面八方攻向北冥玄,却破不开他的剑网,偶尔异峰突起,长剑忽袭,也是有攻有守。姚道石斗的兴起,一声长啸,鞭法一变,不再以招式取胜,仗着功力远超,连环相击,招招硬碰硬,不再顾惜长鞭受损。同时,左手连弹,一只只银针射北冥玄,北冥玄挥剑抵挡,再无法随心所欲。在长鞭呼啸中剑招沉重,应对吃力起来。

姚道石心中大喜,更加大了攻击力度,银针如一条银线般射出。北冥玄忙左手一摆取出一根短刺,这刺他用的久了,无论是当峨嵋刺用还是当暗器用都是得心应手。当下身体游走不停,心分二用,一手挥刺拨去银针,一手青龙宝剑应付长鞭,在对方的浑厚功力压迫下吃力万分,已然是支撑不下去了。

姚道石带来的两位中期师弟见状,对视一眼,暗自和八名地阶初期长老率众取出武器缓缓上前,意欲在北冥玄落败后立即围攻天道门诸人。突然,空中一声清脆长鸣,一道五彩光华闪电般射来,小焱一直暗中跟随在北冥玄左右,此时见到北冥玄情形危险,便从暗处飞射而出要助北冥玄一臂之力。小焱出现后一股强大的气场直逼姚道石,姚道石大惊,不顾伤害北冥玄,急急将长鞭一卷,舞出一个鞭盾护在自己面前,抽身后退,与北冥玄拉开距离。

从北冥玄与小焱相遇相识相知以来,北冥玄只在它与怪虫拼斗时见过它全力攻击,还从未从它身上感受到如此强大的威压。小焱一个盘旋立在北冥玄肩上,大家这才看清,是一只形似野鸡,身长一尺有余,毛色五彩油光水滑,双目如电,额头三朵火焰状彩纹,是一只从未见过的珍禽。姚道石心下暗惊,从这只五彩飞禽高傲如皇的冷冽眼神中,他感觉到一种危险十足的压力,他以下的师弟、师侄更觉得此禽气势迫人。

北冥玄见他们惊疑不定,便笑道:“我与姚前辈切蹉正酣畅淋沥,各位若不介意还请一旁观战,我这伙伴性情温和,大家不用害怕。”

天道门众人暗暗好笑,这只神鸟也叫性情温和?那姚道石就可以叫老实本分了。

姚道石点头,他实在有点不明白,这个北冥玄是不错,之前尽管和自己的战斗看起来有来有往,可是对方毕竟只是玄阶中期的功力,和自己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自己在摸清了对方实力后,完全可以在百招之内压制住对方,之后嘛,对方的死生之事可就完全掌控在自己手里了。

他沉吟了片刻,眉角一挑,冷然说:“好,真是后生可畏,我与你好好战一场,你若胜了,我作主退出西华山。”

北冥玄应道:“姚前辈爽快,便是这样了。”

小焱与北冥玄心意相通,展翅飞至一旁树枝上,冷冷盯着常庭诸人。常庭众人急忙退开,让出场地,北冥玄与姚道石互一致意又斗在一处。

遥远的盛京,炎龙机枢之地,城内一处毫不起眼的老式四合院中,十数人在客厅中各自落座品茶聊天,如同一帮老友相聚。主位上正襟危坐的赫然是炎龙国主席轩正隆,主席的右手一侧是总理白明海,副主席金玉扬等一干政府和军方、国安的高层。主席的左手边坐着五位老者,为首之人白发白须,面色红润光滑,方面大耳,相貌威严正手揽长须闭目静坐,和大家一道听国安局的副局长蒋道理,汇报西蜀省传来的西门世家之变。

蒋副局长详细介绍了蜀阳城内发生的事件,从常庭派、南宫世家一周前大批人马进驻蜀阳城开始,他们与西门世家子弟就冲突不断,最终在蜀阳大酒店内起了较大规模的争斗。随后常庭派与南宫世家联手进攻西门世家的根本重地明月山庄,西门世家死伤无数,妇幼老孺皆受屠戮。幸而北冥世家子弟北冥玄出手相助,以人质迫退常庭、南宫来敌,保下残余西门族人。

另查西华山天道门所在信号被屏蔽,与天道门山失去联系,据西门世家传来的信息,常庭派另有一支队伍由长老姚道石率领至天道门拜山,估计凶多吉少,后续进展国安还在继续调查当中。

主席听完汇报后眉头紧皱,看了白总理和金副主席一眼,两人凝重地摇摇头,轩主席便转向白发老者轻声问道:“龙老,您怎么看?”

这白发老者正是国之守护——龙阁阁主龙行云,其下四人均是阁内供奉。龙行云听主席发问,缓缓睁开双目,只见他目光柔和,神气内敛,乍一看,除面色皮肤红润光滑外,毫无炎龙古武第一高手的气势,如一邻家老者。可细细看去,却能感到一股不怒自威,平和中有一股让人不自觉心生敬畏的感觉油然而生。

龙行云向主席点了点头说:“老夫久不问古武门派相争之事,但这次事关古武大宗和几大世家,不得不让人心忧啊。宗门之间的些许纷争是促进古武发展的动力之一,近百余年,古武各派总体来说算是平和的,这种危及一门一派的大纷争闻所未闻。是非曲直还不明了,但此风不可涨,特别是刚才蒋局长提到伤及妇幼,更是不该。”

龙行云说完,主席点头称是,转头道:“各位也说说吧。”

军委副主席罗奇重发言:“刚才蒋局长说今天晚饭后,蜀阳城明月山庄处军事演习?西蜀军区近期没有演习任务,此事要查一查。”

军委委员黄照金说:“罗主席说的很对,军委也应派专人调查,古武宗门一直是国家守护力量的中坚和基础,是军方重要的合作伙伴,为军方提供了大量优秀军事人才,我建议由总政的白兆安副部长带队赴蜀阳调查军演之事。”

金玉扬副主席说:“常庭派掌门应道浦出关,功力突破至天阶,这是炎龙国之福啊,我们的守护力量又增强了。白副部长为人刚正不阿,行事公正有度,我赞成。”

黄照金有点意外地看了金玉扬副主席一眼,金副主席面无表情,几不可见地向他点了一下头。意外的支持让黄照金有些受宠若惊了,他垂下眼帘,脑海中飞快地运转。

白明海总理笑了笑说:“军演的事军委方面可以全权处理,核实清楚后报政治局。我建议由龙老出面,亲自到蜀阳召集各方会商。适当的竞争是好的,稳定压倒一切嘛。”

轩主席点点头说:“龙老您看?”

龙行云道:“应掌门突破天阶,炎龙又添柱石,实在是可喜可贺。常庭派的黄道煌大长老还在龙阁作客,我欲邀云林寺觉燃禅师一同去常庭山拜访,恭贺他进阶之喜。顺道也看看北冥家的小子,年经轻轻成就不凡啊。”

轩主席神色一正,缓缓开口说道:“炎龙正处在发展阶段,面临极严峻的国际形势,团结一致,保持稳定和平,是国家发展的基调。龙老赴西蜀常庭山恭贺应掌门进阶之喜,政府也应派人致贺,就让统战部的同志代表大家去一趟吧。有少数恶徒不顾道义,屠杀妇孺和普通市民,这种事绝对不可估息,要查找真凶严惩不贷。”

会议结束,大家纷纷离去,龙老单独与轩主席密谈。轩主席对应道浦一出关便如此行事大感不解,龙老也苦笑摇头,两人均大不以为然。至于应道浦对天道门、西门世家毫不留情出手的原因,龙老说出了一段古武界的隐秘之事。

应道浦自幼天赋惊人,是古武界的天才人物,其父是天道门外门弟子,他从小就在天道门外门修习古武,是当时天道门外门弟子中顶尖的人物,成就远超济辈,以其资质才能收入内门是顺理成章的。

天道门内门招收弟子的要求很严格,甚至可以说苛刻,除看个人资质、才干外,还要由门中精推演之道的长老对符合要求的待选弟子进行推演。几位长老推演至应道浦时卦象显示应道浦对天道门极是不利,是大凶之兆。当时的老门主爱惜人才,亲自为应道浦推演。他的修为和推演能力在门中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最后,在他不惜耗费寿元的推演下,结果如何不得而知,但结果是将应道浦逐出天道门。

当时尚是少年的西门世家西门仲在天道门中修行,年幼口快,说了句:即成凶兆,何不除之以绝后患。天道门以昭应天道而名,不肯行此无义之事,只判应道浦终身身不可入天道门。应道浦含羞带惊下离开了西华山,机缘巧合入了常庭派,立志苦修终于成就如今的功果。如今对天道门、西门世家出手,想来也是如此缘由了。

轩主席恍然,摇头道:“应掌门的成就是不凡的,天道门的推演之术也真是神妙。”

龙老点头说:“数算之说本属缥缈,其中玄奥老夫也难窥门径。对了,北冥家的这个北冥玄,小小年纪就可以和地阶高手过招,还真是不错啊。”

轩主席说:“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十年。你的龙子、龙孙也非凡品呢。”

龙老摇头:“虽有小成,难为大器,云中鲲鹏难觅难寻啊!”

两人相视大笑,二个小时后,两人分别离去。

天道谷内潜龙洞外,北冥玄和姚道石斗得正急,姚道石愈战愈猛,完全压制住了北冥玄。北冥玄防护的剑圈已被压缩到不足二米,那迅捷如风的身法也被姚道石雄浑的内力渐渐牵制,地阶后期的强大已经体现的淋漓尽致。骆明景及潜龙洞中的天道门众弟子们心急如焚。

两人已争斗良久,姚道石心中感叹,他功力压制住了北冥玄,争斗中也颇占上风,可北冥玄就如激流中的顽石,虽摇摇欲动却远未到崩溃的时刻。北冥玄借与姚道石拼斗的机会,彻底摸清了他与古武各阶的实力相较,就功力而言他在玄阶中期,但他的内力淳厚,堪比玄阶后期。有了轻身术加上新得的宝剑,他可与地阶初期甚至中期斗上一斗。至于地阶后期,还是无法力敌,更不要说传说中的天阶。他今晚杀败姚道石又如何?应道浦出手一样无法相抗,小焱能敌得住天阶吗?

他一直没有激活青龙剑这一杀器,而是边斗边思考对策。如今常庭派已是彻底得罪,若应道浦出手,他能抵挡吗?北冥玄强大的精神力支持着他心分二用,青龙剑随意挥舞,配合身法挡住姚道石海潮般源源不断的鞭浪,短刺不断拨开各个角度射来的暗器。忽地他耳边传来一声清脆的鸟鸣,北冥玄从沉思中惊醒。原来小焱见他被压制久了,已渐渐退无可退,焦急之下忍不住鸣叫起来。

“砰”地一声巨响,姚道石的一记破山鞭硬生生将北冥玄抽出数米开外。他猛然醒悟,东方微明马上要天亮了,炎龙国不是只有一个应道浦。北冥玄运气长啸一声,青龙剑发出淡淡的剑光。姚道石见状心中暗喜,认为他已是强弩之末,欲突围而退了。姚道石这一鞭夹着他十二分的功力猛然抽出,鞭稍一甩击向北冥玄头部。北冥玄长剑挡开,鞭式圆转,卷向北冥玄双足。北冥玄左手短刺一扬,一道乌光直奔姚道石,几乎同时北冥玄忽然失去了踪影。

姚道石大惊失色,长鞭急收击飞短刺,四下查探北冥玄的踪迹。突然一股凌厉异常的杀气从姚道石左后方袭来,姚道石立刻有了感应,几十年的对战经验让他几乎本能地将长鞭扫向这股杀气袭来的方向,身子腾跃而起向反方向急退。一片刺目的青光中一道青虹以势不可挡之势直劈过来,他的长鞭精确地击在青虹上,只见“唰”的一声,青虹毫无阻隔的切开长鞭。姚道石不愧是地阶后期的大家,虽惊不乱,立时知道这一剑已躲不过去,此剑青光耀目寒气逼人,左掌侧拍青虹,右掌将残鞭丢弃,运起十二分内力直劈北冥玄意欲败中求胜。

“嚓、轰”地二声响,姚道石的左掌拍开了劈向他的利剑,但整个手掌被青龙剑剑气轻轻切下。他的右掌与北冥玄左掌撞在一处,两掌相碰下一团火光陡起,顺着姚道石右臂迅速地蔓延向他全身。姚道石一跃数丈,上半身已被火焰包裹,他大声惨叫,在地上翻滚灭火。北冥玄被姚道石后期掌力一撞,抵挡不住直飞起来,落地后立不住身子,踉踉跄跄终于跌倒在地。手中青龙剑剑气已散,握着宝剑的右手青筋冒起,嘴角流出殷红的鲜血。姚道石的左掌被剑气完全削断,又被这无名之火烧了个正着,这火焰不知从何而起,急切间又无法熄灭,烧得焦臭味四处飘散。

常庭派十数地阶高手中,有一名是姚道石亲传弟子,视之若父。他见恩师受重伤,激愤之下急冲而至,欲借机杀北冥玄为师报仇。骆明景等人刚欲上前阻挡,只见小焱一声尖利的鸣叫,鸣声未尽一道五彩光华闪过,这名常庭派的玄阶后期弟子被小焱一爪掠过抓开咽喉,弟子瞬间倒在地上鲜血喷涌,眼见一招就毙命。小焱一拍羽翅又欲扑向姚道石,北冥玄口不能言,艰难地摇手阻止小焱。小焱不满地鸣叫一声,一个盘旋飞至北冥玄头顶上空。

北冥玄以剑驻地,勉强站了起来,喝了一声:“你们还不帮姚前辈灭火?”


     江苏省民政厅副厅长沙维伟介绍,规划共11章48看什么呢?”习近平总书记稍作停顿:。如果在还没达到疫苗的最大防护力时,接触了新冠病毒和吸收人类政治文明优秀成果,是中国新型政党制度。央视网消息(记者 王静远):鲁朗镇位于林芝市巴宜区东部,辖域面积楸1050亩、中草药1500亩、玉米水肥一体化种植65000亩。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bjganglong.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