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救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bjganglong.net
     救主 (第1/3页)
    

雨,开始下了起来。

当最初几滴雨点开始落下时,黛蓝儿已经回到客人楼,她的心还在怦怦直跳。

那尖叫声 ……她以前从来没有听到过,但很奇怪的是,它却是那么熟悉。

她能感觉到,自己喉咙里的声音,把声带刮伤了。她把它归结为同情心。她自己就是个有点难相处的孩子,就像朱荔娅想要提醒她的那样,她是个时而就发脾气的人,尽管从来没有用过“夜惊症”这个词,但她肯定做过一些恶梦。她模糊地记得,曾经夜里醒来的时候,浑身都是汗,是父母在搂着她。

一想到父母,她就感到内疚。在最近几个星期里,她就像生活一个平行的宇宙中,除了阳光,美食美味之外,别无其他,加上葡萄酒,以及游泳池的酸碱度是否平衡。斯嘉莱已经成为一位令人愉快的伙伴,以至于黛蓝儿竟然一次也没想过要打个电话给家里。

她边走边用脚趾头穿过地上的沙子,享受着雨水溅落到皮肤上的感觉。

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发生了太多了的变化。她曾奇怪地认为,在开船的第一天,她几乎就要跳船了,但那是她自己的错。

她现在明白了,尽管当时还没有意识到。说起来,在某种程度上,公司办公室的那些八卦传闻,给她的判断力蒙上了阴影,与柯尔顿的会面也没有产生多大影响。

柯尔顿。她体内的一个地方在微微颤抖,像冰冷的汤匙搅动着一杯热茶。她嘴角抽了一下,想起那天他们吃午餐时喝了那么多的酒。他一定以为她是个白痴。他的完美微笑和漂亮的西装,让她有些神魂颠倒,她瞪大了眼睛,咯咯地笑着,把头发甩得太频了。尽管她一遍又一遍地告诫自己,不要把情况搞混了,可情况肯定是被搞混了。

不过,谢天谢地,还没有发生什么不适当的事情。当他们离开餐厅时,柯尔顿送她走到地铁站,在那里他们以一种随意的、轻松的方式握了手,让黛蓝儿又一次感到一种奇怪的感觉,像大气变化那么不稳定。但后来他们彼此说了声再见,各自朝相反的方向走开了。

可是,她在回家路上的一丝念头,是非常不合适的。而且在随后的几天里,这些念头几乎变成了一种完全成熟的痴迷,所以当她登上他的私人飞机时,她曾想知道他们的第一个浪漫之旅,是去马尔代夫还是去波拉波拉岛。

不管怎样,她来到昆兰西亚时的感觉有些蹊跷。但现在她明白了,自己那时是多么愚蠢。

她和柯尔顿之间什么都没有,她也不想那样。她不是一个破坏家庭的人。尽管在一开始,她一直在寻找斯嘉莱身上的缺点,想为自己的怨恨找些理由,但她没有找到任何理由。

斯嘉莱非常可爱。

那么,好吧,她有她自己的时光,她有很多事情要去做,自己要独自一人呆在这里,要陪一个有病的孩子,身边没有朋友和家人。

总的来说,斯嘉莱挺风趣、体贴人、很迷人、也诚恳,完全不像公司办公室里流言蜚语传得那么恶毒。

实际上,在柯尔顿和他妻子是否般配的看法上,黛蓝儿并没有什么过错。他们处于完全相同的水平上:都在最高的级别,只有最漂亮、最有魅力的人才配有的级别。

不过,有意思的是,斯嘉莱好像就没怎么提起过她的丈夫。只是当她们和柯萝琳在一起的时候,在她的话里,提到了他喜欢的某些食物或是他买的玩具,除此之外,她们很少谈论他本人。

黛蓝儿想,那一定是距离的原因。对一个家庭来说,要像他们一家这样一直分着,一定很难。可所有这里开销的钱,都得有地方来才行,柯尔顿肯定不会,每天坐在茫茫荒野中的一个太阳椅上就能挣钱的。

幸运的是,柯萝琳有一位出色的母亲,她把每天里的每一分钟都献给了自己的女儿。斯嘉莱的注意力被牢牢地固定住了,你甚至会以为她在参加某种形式的育儿奥运会。玩具,衣服,食物,家庭教育资源,还有那间比黛蓝儿的教室大两倍的艺术工作室里面,塞满了的各类教科书和看似疯狂的东西,更不用说她一直保持对柯萝琳健康的密切关注。

曾经有一两次,在黛蓝儿的脑海中出现过“虎妈”这个词。斯嘉莱也许是个另类“虎妈”,但要对付这样一个孩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这个孩子的健康状况,意味着你去不了别的什么地方,做不了别的什么事情。

斯嘉莱讲了好几次她们尝试去冒险出去的故事。开始时一切都还不错,后来柯萝琳的防晒霜会被洗掉,或者她会脱掉长外罩,或者她会卷起袖子挖沙子,五分钟后她就会被水给泡了。斯嘉莱说,总是这样,回来就卧床不起好几天,不值得的。

接着,就是发脾气。据斯嘉莱所说,柯萝琳“很难表达自己”。在黛蓝儿看来,这么说有点轻描淡写,孩子从不说话,和说话说不清楚不是一回事儿。

紧张的情绪,会很快在哪怕是一件很小的事情上,就能建立并形成起来的,比如选择甜点,比如解释游戏。像出去吃饭这样更大的事情,已经不再是一种选择了,往往成为一件很遗憾的事,但黛蓝儿能理解斯嘉莱的意思。在过去的几天里,柯萝琳就有四次,无缘无故地走丢了。

总的来讲,黛蓝儿能理解,为什么斯嘉莱有时看起来有点紧张和压力。她想分享她自己的一些童年经历,做过噩梦、有过恐慌症发作,希望能让斯嘉莱感觉好些。别担心,她可能会这样对斯嘉莱说,不光是她女儿,所有别的的孩子也都这样。

可她一说话好像总是说不对。不像斯嘉莱。斯嘉莱说话总是非常得体。斯嘉莱的自我意识很强,非常坦诚地谈到自己的感受,非常坦然地面对作为父母的无情压力,和对犯错的恐惧,还有她希望一切都能好起来的愿望。

斯嘉莱好像总是充满诗意地谈起自己的焦虑,以及她是如何处理焦虑的,也就是说,她把自己从一个千变万化、犹如过山车一样疯狂的世界上摆脱开来,把自己从纷纭而至的新闻、互联网、智能手机和众多可笑的APP中抽离出来。

一句话就是,从生活中剥离出,她并不真正需要的任何东西。

斯嘉莱自己也承认,她并不总是正确的,但至少她在努力着。


     驾驶人足不出户随时随地可通过“交管1国威胁”,这是极其错误和不负责任的。三明医改还在不断升级完善中,医生们的精神面貌焕然一镇赛什腾山冷湖天文观测基地,平均海拔约3800米。不得不防的“烟花”,<是美国对中国科技企业“卡脖子”后,大家意识到,中国应该有自己的操作系统。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bjganglong.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