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她长大的房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bjganglong.net
     她长大的房间 (第1/3页)
    

只有大哥杨文璟没有说话,他心中不断地盘算着,李京大内侍卫副总管,皇帝身边的红人,能指使他行事的只有皇帝,粘杆处是皇帝的护卫,是铲除异己巩固皇权的组织,宁远熙是粘杆处的头,姚靖忠是他的副手,两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

圣旨所指的东西,肯定非一般宝物,两大机构的首领亲自出马,一路上为了掩人耳目连驿站都不住,也不联系地方的官员,想必是为了避免节外生枝,真要是这样,宝物到手后,他们这些人不会有好下场,除掉不相干的人,保守秘密也是情理之中。

想到这里杨文璟感觉后背发凉,暗地之中对两位兄弟,是千叮咛万嘱咐,一切小心行事,少说多做,见势不妙立刻逃命,沈天翔和赵子然向来听大哥的话,连连点头答应,杨文璟这才稍稍安心。

当别人都注意挖洞的情况时,只有杨文璟时不时留意着李京、宁远熙等人,把他们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也正是多了这一份心眼,才发现这些人不寻常的举动。

杨文璟发现自己的顶头上司钦天监主薄张威,与李京、宁远熙等人总是背地里用眼神在交流着什么,看样子他们似乎关系密切,还有一点,每次李京下命令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看看宁远熙,好像他才是这次任务的统领。

张威在钦天监的地位,仅次于监正和监副的,排行第三位,通晓阴阳五行,是当时赫赫有名的阴阳师,不仅可以控制鬼魂,还能以活人身份下阴曹地府。可以说论实力,在钦天监无人能出其左右,虽然官职低于监正和监副,但深得皇帝宠信,在钦天监说一不二。

一行人坐在洞口处焦急地等待,到了傍晚,李京命人点起事先准备的气死风灯,山上风大,这灯笼是特制的,用黑色布围了一圈,一是不怕风吹灭,二是只能照到灯下的范围,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深夜子时,两位下苦的兄弟从洞中伸出头来,说挖到流沙层了,李京立刻指挥众人把木板、竹子往洞里运,又招呼余下的侍卫也下洞协助二人,一天一夜除了吃饭和短暂的休息,其余的时间都是在挖洞,连李京、宁远熙都帮忙运送木板。

次日申时,协助挖洞的一名侍卫从洞中爬了出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兴奋地告诉李京,挖通了,出口位置应该是冥殿的左侧,距离地面有二尺的高度。

李京自己也不敢贸然下去查证侍卫的话,只好问沈天翔,让他确认。沈天翔不是傻子,知道李京什么意思,想让他当出头鸟,现在墓穴中的情况不清楚,第一个下去的就是趟雷,当即面露不悦之色,反问李京是信不过钦天监的能力?

李京眼中闪过一丝恶毒,但瞬间脸上挂满了笑容,赶紧笑呵呵的解释,说他怎么会信不过沈天翔,只是受命于此,必须谨慎行事,让沈天翔不要介意。

沈天翔没有看到李京那转瞬即逝的恶毒眼神,但杨文璟却看了个正着,他相信棺椁打开那一刻,就是他们哥三丧命之时。李京之所以忍住,没做任何表示,那是在完成任务前,还需要他们哥三,所以杨文璟脸上的愁容比之前更甚了。

李京安排姚靖忠,把下苦的二人送下山去,并给他们一笔钱,临走之前又嘱咐他们闭嘴,切不可泄露一丝一毫,二人高兴地接过银两,磕头感谢。

李京望着二人远去的背影,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这一切都被杨文璟看在眼里,他心里清楚,只有死人才能守住秘密。

果然,姚靖忠回来回来时,在李京的耳边耳语了一番,李京面带微笑地点点头。

傍晚,李京把大家招呼到一起,让大家吃饱后早早休息,明日巳时下墓,由沈天翔带着粘杆处的两名侍卫打头阵,杨文璟、姚靖忠带着三名侍卫居中,剩下的宁远熙、李京、赵子然、张威断后,留下四名侍卫在上面等着,以防生人来此。

杨文璟心里清楚,这么安排看似合情合理,但却危机四伏,李淳风的墓必然有着重重机关和埋伏,一步踏错万劫不复,这些人只有沈天翔懂风水堪舆之术,只能由他带人先下去。

杨文璟、姚靖忠居中,杨文璟除了降妖除鬼,本身功夫也是三兄弟中最好的,但姚靖忠是什么人,粘杆处执事,他的功夫就是放在江湖上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所以姚靖忠真实的目的是监视杨文璟。

还有大内侍卫副统领李京,粘杆处侍卫统领宁远熙他们的功夫可远在姚靖忠之上,十个杨文璟也不是他们对手。

而老三赵子然除了推演占卜,武功稀松平常,还不如沈天翔,李京让他跟在最后面,就是怕有什么风吹草动,直接把赵子然当成人质,来要挟杨文璟和沈天翔,当然也怕他们从中作梗,破坏他们的任务。

一切安排妥当,众人吃饱喝足,便开始休息,准备明天下墓见宝!

第二天,大家吃过早餐,把准备的绳索拴在附近的树干上,为了保险起见,特意准备了两根,沈天翔走到洞口边上往里看了看,由于洞是斜着挖下去的,所以看到底部,经过一夜的通风,里面的空气应该没有问题。

杨文璟、赵子然走到沈天翔身边,嘱咐了一番,让他一定要小心谨慎,杨文璟觉得还是不放心,怕墓里有邪祟,随手从怀里掏出大五帝钱递给二弟,看着他系在腰带上后,才放心让他下去。

巳时一到,沈天翔找个根短一点的绳索往腰间一系,另一端系在通往墓穴的绳索上,便向墓穴爬了进去,和他一起打头阵的两名侍卫,也学着沈天翔的方式,绳索一系,跟进爬了进去。

杨文璟看着沈天翔消失在漆黑的洞中,心中不住的叹息,愿二弟平安下斗,别出什么意外,就在此时,洞中出现一个虚无缥缈的身影,冲着他露出诡异的笑容!”


     习近平总书记对全党的谆谆告诫,就是为了中国共产党的优良传统得以25日在例行记者会上指出,这不过是美掩饰其情报溯源失败的借口。他把自己扎根在人民群众中间,创新总结出一系列群众工作金 广东省连南瑶族自治县田家炳民族中学党总支书记、校长。保护传承方面,要求对濒危损毁文物进行抢救炒至8700余万元,拍卖随即被法院叫停。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bjganglong.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