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崇剑信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bjganglong.net
     崇剑信联 (第1/3页)
    

“哎呦!”

疼得我大叫一声,就感觉胸前被扎了一下,赶紧捂着胸口转过头来。

鬼使已经坐回到椅子上,一脸狡诈地冲我呵呵笑。

“爷!你阴我?”我立刻明白过来,有些不悦。

“杨涵,你小子怎么这么不懂事,我已在你胸前刻上了印记,勘察使已定,不能更改,不同意你就只能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面对鬼使的胡萝卜加大棒,我只能妥协:“爷!我敢说不同意吗。”

“你小子放心,给阴司办差还能亏了你。”

“爷!能帮我查下白衣女鬼萧秋月的背景吗?”

不是我不相信小月,实在是阴阳道水太深,以我目前的能力,怕被淹死。

“是你手腕上藏魂珠里的那个小鬼吧?”

“是的。”

鬼使手一挥,眼前出现几行我看不懂的文字,片刻开口说道:“她没问题,可以留在你手腕上的藏魂珠里修炼,如果有慧根,突破飞升成为鬼仙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她想轮回,用渡鬼令送她来,我一定给她找个好人家。”

我心里一阵感动:“杨涵谢过大人!”

“好了,有线索我自会通知你,出去吧,让黑白无常送你回去。”

道别鬼使李饶,我走出轮回司,黑白无常早已在门口等候,我赶紧上前施礼:“七爷!八爷!”

“走吧,送你回去!”七爷开口说道。

来到鬼门关外,我伸出双手,元宝、冥币立刻出现,我笑呵呵地递到黑白无常面前:“七爷、八爷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以后往来阴司,还要靠二位阴帅大人多多关照。”

什么叫有钱能使鬼推磨!

七爷、八爷面露喜色,冲我点点头:“你小子很会办事。”

说完,八爷一挥手,元宝、冥币消失不见,已被他收入囊中。

“小子,回去以后要赶紧处理双煞的事,以防怨变,到时候你就对付不了了。”

“谢八爷指点,灵台郎杨涵就此拜别。”

等我说完,七爷一挥手,金色光芒刺得我紧闭双眼,呼!呼!耳边传来阵阵风声,我像一片秋天的落叶,被瑟瑟秋风吹得摇摆不定。

稍时,顿感暖意袭来!

我睁开紧闭的双眼,眼前出现一张大脸,正盯着我看。

“哎呀!我靠!”

“你还靠!我特么还以为你挂了呐?怎么喊你也不出声,没办法,我只能把门撬开。”二柱子的声音响起。

我伸了个懒腰:“几点了?”

“还有二十分钟十点,你要是再不起来,就晚了,你睡觉真特么死。”

听了二柱子的话,我赶紧翻身下床,一番洗漱,整理背包时,猛然想到鬼使送我的镇魂旗,伸出右手心念法诀,果然手上出现五面黑色小旗快速旋转。

真是好宝贝!我手掌一翻,小旗消失不见。

“杨涵,快点,要到时间了。”二柱子在外面催促着。

“来了!”我答应了一声,拿好背包走了房间。

“我靠!宾利!是来接我们的吗?”看着酒店门口停着的豪车二柱子惊叫道。

宾利车门开了,下来一位戴着墨镜的女孩,手里拿着长方形的盒子,直奔我俩而来。

“杨涵,这是我爷爷送给你的。”女孩摘下了墨镜。

“虎妞!”二柱子看着林瑶说道。

林瑶白了二柱子一眼,扭头继续说:“这是爷爷在齐云山布施时,道门中人送给他的,说是广援普度天尊曾经用过的,爷爷说你行走阴阳道,没有利器傍身怎么行,所以让我把这个给你带来,感谢你为我们林家铲除邪祟,救我们祖孙的性命。”

“广援普度天尊是谁?”二柱子做起了好奇宝宝。

“中国道教有四大名山,安徽齐云山、湖北武当山、四川青城山、江西龙虎山,齐云山供奉的就是广援普度天尊,他俗家名字你一定知道,就是全真教全真七子中的丘处机。”

“我靠,早这么说我不就了然了。”

“林小姐,这太贵重了,杨涵收受不起,还是还给林老吧。”

说不喜欢那是假话,丘处机道号长春子,除了继承全真教,还创立龙门派,曾经一度执掌天下道教,并带领道教走向顶峰,本人也被奉为道教的祖师爷,他用过的桃木剑堪称绝世珍品,降妖除鬼不在话下,这不是吹,此剑在手,鬼使李饶也要让我三分。

“杨涵,我爷爷很欣赏你,再说他送出去的东西就没有被退回的,你真要驳了他老人家的面子?”

“你爷爷要是真欣赏杨涵,把他招个上门孙女婿算了。”二柱子在一旁补了一刀。

“二柱子,别乱说话。林小姐,他的性格你应该了解,心直口快,喜欢开玩笑。”

“林小姐!林小姐!你不能换个称呼吗?我又不是KTV的公主,以后你就叫我瑶瑶吧。”说完,林瑶的脸腾一下红了,把头低下,像个鹌鹑似的。

“瑶瑶?杨涵你岂不是要改名叫华弟了。”

“滚!”

林瑶把手里的盒子一下塞进我的手中,转身上车一溜烟开走了。

“哎!你小子这下杵金山上了,下辈子啥都不愁了。”

“你看!”我用手一指刚刚过去的一辆奔驰:“拦住它,告诉里面的阿姨,你不想奋斗了。”

“你大爷!”二柱子冲我比划一个国际手势。

我打开手中的盒子,暗红色的桃木剑剑身刻着道家符文,剑柄上刻“灵虚”二字,擎在手里感觉分量十足,剑长六寸,宽约三寸,我从包里掏出大五帝钱,拴在剑柄尾部,桃木剑配五帝钱,如虎添翼。

“我去,这桃木剑真不赖!”

我点点头:“灵虚剑,道家至宝。”

“没准林老真看上你了。”

“鬼扯,人家富甲一方,孙女婿非富则贵,我算什么,别乱猜了,送桃木剑就是为了答谢,没别的意思。”

二柱子还想说,被我摆摆手打断:“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去马路对面吧。”

“走。”

刚到马路对面,吱嘎!一辆黑色奔驰稳稳地停到我俩身边,车窗放下来后,司机摘下墨镜,冲我俩咧嘴一笑:“爷们,上车,今天的消费由老哥我买单。”


     一、辽宁沈阳经纬客运有限公司后仍然欢呼雀跃,蒸糯米饭、砍甘蔗来招待它们。美国关心的不是如何找到病毒来源,而是现肢体畸残,给人们造成心理上的恐惧。在黄果树景区,由于大瀑布、陡坡塘、天星桥等景点之间的距公里、长乐沿海的滨海新城,是当前重点建设的城市副中心。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bjganglong.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