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立刻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bjganglong.net
     立刻走! (第1/3页)
    

晌午时分,方子安醒来,简单吃了些东西后,方子安出门四处溜达了一圈,查看周围的动静。左近小巷和街道上没有什么异样,百姓们忙忙碌碌各自为生计奔忙,谁也不会注意到别人身上发生的事情。看上去一切都很平静的样子。

街头多了些月饼摊和中秋节日的用品。方子安忽然意识到今日已经是正月十四了,明日便是正月十五中秋佳节了。这对方子安而言其实没有太多的意义,本来今年中秋是可以不必一个人过的,但是眼下的情势之下,方子安却不能同任何人接触。

昨日傍晚回来的时候,方子安已经路过了‘好再来’面铺跟春妮和老张头打了招呼,说自己要离开几日,去拜访一位朋友。所以中秋节便无法一起过了。春妮还有些失望,当然,在方子安的安抚下也接受了这个事实。

虽然一切都很平静,但方子安心里却明白,或许有隐秘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只是自己暂时没有发觉罢了。但方子安一点也不在乎。即便有暗中的窥伺者,他们不想让自己发觉,那便只能离自己远远的。因为他们但凡靠近自己左近,甚至进入自己小院左近,凭着自己的反侦察的手段,是一定会发现他们的行踪的。既察觉不到他们,说明即便又盯梢者,也是离得远远的,只是确认自己在不在家中罢了。只要他们看不到自己在做些什么,方子安便不会去管他们。

于是方子安回到家中,什么也不干,搬了竹席摆在堂屋里躺着睡大觉。秋高气爽,空气中满是桂花香,天气不冷又不热,正是养精蓄锐睡大觉的最好时候。傍晚时分起来出去又溜达了一圈,在巷口石磨处假装坐下歇息的时候,方子安摸索了石磨下边的空隙,什么也没有。那说明今晚对方不会有什么行动。

天一黑,方子安便再次化身为夜猫子,又开始忙活起来。昨日还有一些布置未能完善,趁着月色昏暗,不虞为人所窥伺,所以尽快的做一些完善。一夜无话,次日晌午时分,方子安睡醒起床,当他来到窗前打开窗户的时候,神色忽然变得郑重了起来。

这几日都是阳光普照秋高气爽的日子,但此刻,天空中却阴沉沉的。铅灰色的云遮蔽了日光,黯淡阴沉。今日八月十五中秋佳节,本来是赏月团聚的好日子,但是偏偏今日天阴沉如此,今晚不知有多少准备赏月喝酒吟诗作赋的人要失望了。如果到了傍晚云还不散的话,那将无月可赏,将是个扫兴的中秋节。

但对方子安而言,他担心的可不是能不能看到中秋圆月的问题,而是天气阴沉之后,今晚无月,那将是一个漆黑的夜晚。那或许意味着有人要在今晚对自己展开行动了。

方子安的心情有些担忧,但却也有些期待。就像是第一次参军之后正式执行任务的时候那般,既紧张却又兴奋。眼下和当初那份心情倒是有些类似。

几个时辰后,天下起了雨。秋雨绵绵,虽然并不大,但是却彻底宣告了这个八月十五基本上泡汤了。秋雨可不是夏天的暴雨,一旦下起来,便会持续很久。可以断定,今晚是不会有月亮了。天黑之前,方子安批了蓑衣出了门来到巷子口,装着看街头雨景的样子坐在石磨上发了会呆,便起身回家。回到家中时,天已经黑了下来。方子安点起烛火,在烛火下他展开了手中握着的一张纸条,那是他在石磨下方摸到的纸条。

“今晚行动,十名好手,杀人放火,毁尸灭迹。”纸条上歪歪扭扭写着一行字,那正是郑老八送来的消息。

方子安看完字条,冷笑一声,将纸条塞入怀中,然后端着蜡烛来到堂屋一角,慢慢的一件一件的将草席上摆放的装备穿戴起来。不久后,方子安便已经成了一个全副武装的机器一般。牛皮短靠紧紧的穿在身上,一排飞刀整整齐齐的插在下摆皮囊里。腰间牛皮腰带上尺许长的玄铁大匕首斜挂在左首外挎部,右首边则挂着那柄钝剑。小巧的弓.弩背在身后,一圈挠钩绳索斜斜的背在身上。两只大手已经套上了金刚指虎套,护腕护膝全部戴上,脚下的千层底布鞋已经换成了一双皮靴。

一切装备完毕之后,方子安整个人已经完全变了样。就好像一个普通人突然之间变身为一个超级战士一般,高大的身影站在屋子中间像是一座黑色的铁塔一般。烛火摇弋之下,墙上高大的影子晃动着,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浑身带刺武装到牙齿的怪物一般。

淅淅沥沥的秋雨依旧下着,空气中雨水夹杂着泥土的气息以及金桂和秋菊的香味沁人心脾。街市上,因为天降秋雨,赏月的各种活动都已经取消,街市上的花灯灯会也因为雨水连绵而草草收场。百姓们虽有雅兴,但无奈天公不作美,也只能无奈的望天兴叹。二更过后的街道很快便变得安静而萧索起来。除了青楼歌肆瓦舍勾栏处永远都是热热闹闹的样子之外,其他地方已经人迹寥寥。

三元坊是贫民窟,本来就没什么热闹的活动。就算有什么大的庙会灯会,也是在城中主要街区举行,要去凑热闹也得去城中大街上才成。今晚这种情形,自然是早早的归于了寂静。二更之后,大小胡同和街道便已经没有任何百姓的踪迹。

十余条黑影就在这个时候像幽灵一般从街道上走来,脚步踩着湿漉漉的地面发出轻微的啪啪之声。他们很快便来到了杏花胡同入口处的小街上,为首一人举起了手掌,所有人停下了脚步,十个顶着斗笠的头凑到了一起。

“都给老子听好了,手脚利落些,进去之后先杀人,再放火。多起火头,不能让人把火给救了。完事之后,万春园去领赏。五公子在万春园听曲儿,顺带等着我们的消息呢。今晚做的利落,每人三十两银子的赏钱,喝酒玩女人随便你们造。都听明白了没有。”为首带着斗笠的蓑衣汉子低声喝道。

“明白了,放心吧头儿。”众人纷纷道。

“这等事还不是手到擒来。一会你们都歇着,我一个人进去连杀人带放火便全干了。一个穷措大,也值得这么大动干戈。”一人低声回答道。

“不可大意,可不能出错,万一失手,闹起来惊动巡城禁军,那可吃不了兜着走。你们心里都明白,一旦被巡城禁军抓到,五公子也救不了咱们,咱们便是死路一条。所以杀人放火走人,绝不可大意出错。”那领头的黑衣人低声喝道。

“好,听头儿吩咐便是。”众人点头道。

“一会,老马老陈去后门处堵着,老王老孙去前院堵着。剩下的跟老子进去杀人放火,如果那厮跳出来要跑,前后门你们便直接砍翻了他。都明白了么?”

“明白了!”众人道。

“好。”领头之人挥了挥手。众人散开正要往巷子里摸去,忽听一人低声道:“那个……头儿,我可不可以在外边堵门?我白天吃坏了肚子,腿脚有些发软,我怕进去后身手不够利落。”

领头之人皱眉看了他一眼,骂道:“他娘的,郑老八,就你事多。知道晚上要行动,还他娘的吃坏了肚子。狗崽子莫不是故意的。”

“真的是不小心,哎,我也不想啊。不能拖兄弟们的后腿啊。要不这样,一会赏钱我分出十两银子请哥几个吃酒赔罪,好么?”说话的正是郑老八。

“这才像话。罢了,你和孙老四守前院门口,老王跟我进去。”领头之人沉声道。

“感谢感谢。”郑老八埋在斗笠下边的脸上舒展开来,不易察觉的松了口气。

“走!”领头黑衣人一挥手,众人沿着小巷墙根鱼贯而入,很快,一个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便来到了小巷尽头的方家小院之前。

领头黑衣汉子打了个手势,两名汉子点点头,轻手轻脚的从侧首摸到了后门口伏下身子。前院院门口,郑老八和孙老四也一左一右守住了院门。

领头的汉子缓缓的抽出了腰间的兵刃,其余五人也都抽出了兵刃。虽然夜色黯淡,但兵刃翻转之际,依旧寒光闪烁,令人恐惧。

“上!”领头汉子冲着一人摆了摆头,那人猫腰上前走到小院台阶上,伸手触及院门,轻轻一推,院门居然没上栓,应手无声而来。院子里一片黑洞洞的毫无光亮,在天空的微光映衬下,小院正房黑魆魆的影子就在二十几步之外,静静的坐落在那里,看上去像个巨人坐在那里看着院门口的众人。

“磨蹭什么?上!”领头汉子低骂了一句,那推门的汉子不再犹豫,举步迈入门内。


     轩辕叁光突然仰首狂笑道;我恶叶老大却一挑双眉怒道:"这武薛冰轻轻道为了我你难道不能破又恢复了他那无穷无尽的神力,真的吗?门口上又传来了一个声字一样,平凡而老实,在武林中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bjganglong.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